2013
11.06

【幸村】短文:帽子下的祕密

  這是因為朋友的一句話讓我有靈感的小短文。

  「養隻兔子叫精市」

  然後我就orz
  今天的部長有些奇怪。切原盯著遠方看著大家訓練的幸村,他的頭上,戴了真田的帽子,好奇寶寶的他,在一面還擊丸井發出來的球一面盯著。

  「喂、赤也!專心點嘛──」


  「啊啊、抱歉抱歉!」反手抽球回去,眼睛還是盯著那帽子,「丸井前輩、今天很熱嗎?」

  「啊?不會啊,幹麼。」

  「只是覺得部長有些奇怪……副部長沒戴帽子也不適應……」

  「什麼風太大我聽不清楚──喝啊!」

  啊,被拿下一分了,切。切原嘖了聲,活動著手腕走去對面的丸井身邊,「我說,部長跟副部長,很奇怪啦。」

  丸井吹著泡泡糖抬眼看著遠方的幸村,幸村頭上的確戴著真田的帽子,「啊,的確很奇怪……」又望向在另一場的真田跟柳,喔喔──難得沒戴帽子,而且……集中力稍微偏……

  「啊啊!好奇死了!丸井前輩!」

  「這麼大聲幹麼!」

  「我們、去問看看部長他怎麼了──」

  欸?真的要問?丸井舔回泡泡糖,眼角抽了抽,看著眼前海帶頭小學弟一臉不問不甘心會憋死自己的表情,「……好啦。」

  兩個好奇寶寶加吃貨,就這麼浩浩蕩蕩、不怕死的走到戴著真田黑色棒球帽的幸村面前。

  「嗯?切原、丸井有事嗎?」幸村看著兩個人,隨手翻翻手上的計畫表,小海帶學弟漲紅著臉想問又不敢問、丸井是看著旁邊,眼角直直瞄著自己的頭……頂。

  「那個!部長!這個我在意很久了!」因為切原的大嗓門,讓大家的耳朵豎起直直聽取這個方向。

  「嗯?」

  「部長頭上的帽子是跟副部長搶劫過來的嗎?」

  「噗──」

  「噗──」

  「噗──」

  遠方的仁王已經陣亡。柳生無奈的看著對場倒地不起,抱著肚子笑抽的他。桑原已經轉過身用他亮晶晶的光頭、顫抖的雙肩表示。

  然後丸井是摀著嘴巴,遮住不小心噴笑而掉出來的泡泡糖,撇過臉、雙肩抖動著。

  「切原──」

  「弦一郎。」柳喊回正想衝過去的真田,發出強力殺球,真田無法抽開身只好留在場上。

  柳其實想看看大家要是知道這狀況的反應,雖然這些反應在數據內都能預料到的。

  「嗯?停下訓練就是要問這個?」幸村笑瞇眼看看眼前膽大包天的學弟,因為這件事情不是大到能讓兩個正選隊員停止訓練、過來詢問的。

  「副部長沒戴帽子還有部長戴了帽子很奇怪啊……啊!會不會是有一──嗚嗯嗯!!」在切原還沒說出時被站在旁邊的丸井死摀住嘴巴,就怕吐出來的會讓兩個魔王大爆炸的話。

  「那個、部長,因為天氣不冷也不熱……所以想問看看……啊哈哈,別在意這臭小子說什麼。」

  彷彿看見幸村背後盛開的百合花叢,丸井直冒冷汗、伸手便捏了切原的後大腿,海帶小學弟發出慘叫聲。

  看著兩個好奇寶寶的樣子,幸村伸手按著帽簷、輕輕拿了下來。

  那是,被帽子壓塌的、跟幸村髮色相同的……長長兔耳朵。

  「噗──」

  「噗──噗哈……呼呼呼呼……」

  一個眼神掃過去,那樣的笑聲一下就停止,像是能夠舒展被壓迫不舒服的兔耳,輕輕豎起、然後抖動,之後垂下來。

  「……兔,耳。」

  「嗯,好了,回去練習。」

  「部長、那個……兔耳?」

  「嗯,所以?」

  「部部部長為什麼長出了兔耳萬聖節不是過了嗎!!!!!」

  「切原赤也!!」
  一陣怒吼,好不容易結束練習的真田用力揍了切原的後腦杓,「太鬆懈了!給我過來!」

  「部──長──」聽著切原的哀號,幸村淺淺的笑著。

  「好了,丸井,不介意的話,來跟我一場。」

  是命令,不是詢問。丸井認為他逃不過那魔王的制裁,只能哀傷嚼著泡泡糖、眼睛還是盯著那兔耳看著。

  「……那個,部長。」

  「嗯?」

  「……可以,摸摸嗎?」

  「……」幸村停下來,看著丸井。

  像是獲得許可,丸井衝上前不顧上司下屬的狀況按著幸村的肩膀,手輕輕揉著、摸著。

  這是什麼觸感跟幸村的頭髮一樣軟軟的啊──丸井內心萬馬奔騰,幸村笑著。

  「那麼接下來,你就好好接我的球呢。」

  「欸?」

  丸井,你保重。桑原在遠方繼續做著訓練菜單的內容,前幾天自己還有仁王、柳生、真田、柳已經見識過那柔軟的程度,也被要求來一場了……那時候的狀況真是慘絕人寰啊。

*
引用 URL
http://geadu.blog.fc2.com/tb.php/93-074bc95d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