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10.11

【戀心抄】XXX.那所謂的眷戀【白桃】


  主線白澤x桃太郎←鬼燈。




  那是一封信。

  每天、每晚,都會收到的信件。

  桃太郎的轉世,桃,剛從中國漢方研究所回來,在拉開門的時候,腳下都會躺著信件,白紙、黑字。

  從還在母親的肚子裡時,母親收到了沒有屬名的信,帶著淡淡的桃木香味,只寫著註明:『給妳尚未出生的孩子──桃。』

  之後,他的性別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就取名為桃。

  母親還未離世的時候,她躺在並床上撫摸著自己的面頰輕淺笑著說:「那個人的字跡,十分的漂亮,全是書法小楷呢。到底是誰……我想,我去了天國就會明白吧。」

  桃也只是靜靜的握著母親的手,撫摸著。只想著肯定是母親想太多……直到,她離世前,讓自己找來的好幾個檀木匣子,打開來看。

  滿滿的信封、信紙,筆墨香味混著淡淡的桃木味道,隱隱約約鼻尖嗅聞的到
熟悉的中藥味道。

  「……這人,怎麼寫都不煩的啊。」撿起那封信回到房間,放下東西稍微伸展筋骨後,便坐到矮桌前拿起眼鏡戴上,細瞧。

  『桃,今年是研究所放榜的日子吧?我想,你應該是上了才對,因為桃真的很努力嘛!

  可是桃,至今為止你還沒交過女孩子呢,讓我有些小擔心……對了,要不要跟你說些讓女孩子喜歡上自己的訣竅呢?我想桃應該很需要。』

  「什麼!誰需要了!」桃差點將手中的信紙給揉下去丟去遠處,一邊氣紅了臉一邊怒瞪著那輕挑得字跡,「我才不需要!」桃不斷地碎碎唸,繼續往下讀……

  『桃,現在醫學發達,但還是要注意身體健康,時代的文明病有很多,當然我也知道,桃的習慣仍未改變,可是我還是很擔心啊……萬一桃接受了應酬把身體搞壞了該怎麼辦……』

  「……誰像……嗯?」在說出這話時,桃意識到自己似乎認識了這個人,很久很久。

  因為想說出:「誰像你啊。」這句像是對著老朋友說的話,隨後他突然起身,翻開那些匣子,翻閱著。

  「桃……桃……我記得……」突然很著急,翻閱著那些薄薄的信紙,沒有寫日期,卻按照著正確的時間依序排著。

  第幾年、不知道幾月幾日。厚厚一疊的信紙此刻散了開來,榻榻米上滿滿都是寫著對桃的關心、好奇他的生活、猜測他的心情、篤定他的心思──

  還有深深的眷戀感。

  對於桃的眷戀、思念、想念。

  「這是怎麼回事……」字裡行間深深地思慕,好沈重、讓心裡產生詭異的酸楚。

  終於在最後的匣子的深處,找到那張最舊、最破的信封,就快碎掉了。

  上面寫著,第壹年。

  『桃子君……呃,不,你現在叫桃了。

  在我離開的時候,你突然消失於店裡面,問了兔子們,也沒有問到你的去處,在桃源尋遍你的蹤跡,像是被抹平一般,終於不顧一切衝去了我最討厭的地方、問了我最厭惡的那個人……

  他說:「走了,轉世了。」我還沒搞清楚狀況,那該死的惡鬼卻用平淡的臉色看著我,連我去揪著他的衣領時,也沒有揍一拳過來。

  我沒想到,是你的時間到,還是我太長命了的關係,你就這樣消失……』

  「這是什麼意思……」桃縮在房間的一角讀著那幾乎像碎片一般的信,漢字有些地方是點點糊去。

  『……動用所有關係,好不容易躲過一切才追尋到你在這裡,我……居然深怕你忘了我、不再對我有任何記憶,感到心煩意亂、心慌、心痛。

  我該是祝福你降生到好人家、好母親、好父親的地方,還是該回我們的店裡自我舔傷……我想我是該祝福的。

  祝福你的出生,我將會永遠守護你的健康。』

  「……」

  “啪咑、啪咑”當桃的眼淚滿溢而出、滴落在那破舊的信紙上時,那封信碎,像是桃的心臟,也跟著碎去。

  徐徐微風吹來,吹散了那些信件,此刻卻散的像是桃花紛飛一般,在桃的視線中,那飛舞的信件隱隱約約看見了一個人影,紅色中國結的耳飾、有著銅錢以及玉珠紅色穗子。

  模糊的笑容,模糊的聲音。

  『桃子君。』

  已經聽不進什麼聲音了,耳裡充滿那個人的聲音。

  今天那封信的最後,是這樣寫得。

  『桃,現在人類的文化信仰,已經越來越淡薄,我想我也快消失了。在消失前,我還想看你一眼、接觸你的體溫,所以……所以……』

  「……白……澤……」

  那身影背著手靠近桃,輕輕捧起桃那滿是淚水的臉龐。

  『就算我消失了,我還是會永遠守護你,直到你回來我的身邊。』

  『因為是桃子君喔。』



──

  「……果然,不應該告訴他,他的事情。」他垂下細長的眼眸,靜靜看著生死簿裡的那個名字以及空中浮現的名字漸漸淡去。

  「終於承受不了失去的痛楚的神……嗎……」垂下烏黑的髮絲,地獄第一輔佐官靜靜的看著,「……我也……要是能承受不住就好了呢。」


引用 URL
http://geadu.blog.fc2.com/tb.php/62-cd326b7d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