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10.11

【戀心抄】000.未歸家的那人【白桃鬼】

  鬼燈的冷徹,白澤→桃太郎←鬼燈有,桃太郎受注意。

  ALL桃什麼好美好啊。(鼻血死掉)


  000.未歸家的那人

  兩個禮拜,已經兩個禮拜了,桃太郎依舊在玉兔漢方.極樂滿月中工作著,一面數著白澤尚未歸來的日子。

  很擔心、很擔心到底跑去哪裡了,也沒有留電話通知。

  兔子藥師們說過,可以不用管他,只要應付接下來的上門求醫、領藥的客人就好。

  但是每天,每天多準備一份還不知道會不會回來的人的飯菜,等著等著,等到深夜,拿去倒掉,隔天又是如此,令人火大……

  桃太郎很想不要準備他的份,但又怕他突然回來,來不及吃到他喜歡吃得料理,那樣不依、難過的表情使他困擾著。

  他還是每天準備了,每天晚餐,每天等他回來。

  直到,過了兩個禮拜的某天晚上……

  「桃子君──我回來了喔,看看我準備了什麼東西回家──」

  ”碰!”一聲巨響,那是菜刀用力剁進沾版裡頭,桃太郎正在殺魚,切了那魚頭,可憐那條魚還沒掙扎個夠就這樣一命嗚呼了,白澤嚇得一身冷汗,都快露出原形跑走了,只好扭扭捏捏的藏起那白白、軟蓬蓬的尾巴,討好似的拿著伴手禮越過櫃台、到裡面的廚房,笑瞇眼靠近桃太郎。

  只是桃太郎身邊的殺氣,讓白澤坐如針氈。

  「您回來了,白澤大人。」冷淡的語氣,桃太郎盯著沾版上的魚迅速切了切口,撒鹽稍微拍打醃製,放置一旁,魚頭則是洗淨放入燒開了水的鍋內,下點薑絲準備煮個魚頭湯。

  這次的魚是小白咬來的,聽說很補很好吃……魚配合一些藥材也能成為補精氣的料理,只是白澤這傢伙……

現在才回來,實在不想要給他吃飯!

  「我看您不用吃飯了,白澤大人。」

  果斷的語氣,原本握著伴手禮的手鬆了開來,一臉震驚的白澤傻傻的望著,「我……我有乖啊……桃子君、你不要我了嗎?」

  又是那種可憐兮兮的語氣,桃太郎忍著頭上的青筋爆突,瞇著眼眸切碎絞肉,加入調味料、醬油、蒜容拌勻,切好傳統豆腐、蔥段、辣椒,開始爆香蔥白段、辣椒,接下來是醃好的絞肉,輕快的炒菜聲,但是空氣滿溢著沈重以及殺氣……

  見著桃太郎不說話,他在旁邊著急起來,揪著蓬鬆蓬鬆的尾巴,像個孩子似的淚汪汪述說:「我只是、我只是忘記時間了……我還是有回家啊……小桃子……」

  說著小桃子這詞時,是用中文,還是對桃太郎專用的愛稱、習慣改不掉,桃太郎就這樣讓他稱呼,只是這稱呼只有在撒嬌的時候才會喚出。

  看著讓人口水直流的麻婆豆腐,白澤一邊淚汪汪的哀求著,「讓我吃飯好不好……小桃子……」

  之後,把東西一丟,猛然巴住桃太郎的腿,桃太郎差點被嚇的跳起來拿刀砍過去,一臉嫌棄的表情,「……有好大一隻臭蟲,在我腿上……」

  白澤聽見臭蟲兩個字,立刻石化在那,腦袋無限徘徊著:我是臭蟲……我是臭蟲……我是臭蟲……

  「酒臭、胭脂味──」

  在桃太郎還沒說完,白澤衝去浴室,還一邊哭喊著,「我馬上去洗澡──桃太郎等我──」

  桃太郎看著剛剛白澤奔去的方向,以及被他甩在一旁的伴手禮,拿起來仔細瞧瞧,「……是上次我說著想研究的藥草嗎……還有點心跟……」

  看著對杯,覺得好笑,明明只是住在一起,是學徒也是員工,怎麼會有老闆笨到跑去買個對杯放在家裡,不想吐嘈他了,只是把藥草吩咐藥師們收進庫房裡頭,自己則是把點心還有對杯小心翼翼收好,上面的卡片,也沒仔細去看就擱置在一旁。

  回到瓦斯爐上,已經嗆鍋完成的絞肉、加點辣豆瓣醬、花椒,拌勻後加些水,放下剛剛切好得豆腐,拿起鍋蓋悶鍋,等著豆腐吸乾湯汁。

  「我洗好了桃子君!」白澤一面用毛巾搓乾頭髮、一面走了出來,原本剛剛哭過模樣,現在則是洗過澡之後的清爽讓他神采奕奕,他繞到桃太郎身邊,伸手要偷偷的捏起配菜塞進嘴裡的時候,被桃太郎猛然打手背,白皙的手背立刻紅腫起來,桃太郎陰沉著臉死盯著因為疼痛而淚汪汪的白澤。

  「手髒。」看來桃太郎還沒消氣,白澤只好向著紅腫的手背吹氣想舒緩疼痛,他連自己有藥膏也忘記了。

  突然,門外有聲音,桃太郎將麻婆豆腐起鍋裝盤後,洗手擦乾淨,「啊,應該是鬼燈大人來了。」離開廚房,走去開門,白澤則是一臉吐血、驚悚的模樣。

  「你居然叫吉卜力狂過來──」額前的紅色紋路變得通紅,也開了眼睛,白澤表示氣憤。

  為什麼要找吉卜力狂過來?是要讓他再度胃穿孔氣死嗎?還是要懲罰自己晚歸也沒給家裡打電話的自己?

  白澤沒有想到,原本從以前的認知,這裡只是個店舖、是生意用以及有時候疲累回去睡覺的地方,竟然因為多了一個人,成為了『家』。

  在玉兔漢方,極樂滿月裡,始終有個人等著自己回家。也想到除了那個人,還有藥師們同樣的等著自己回來。熱騰騰的飯菜、溫暖的話語,那樣體貼自己的人……

  「……我這白痴,到底幹了什麼啊……」白澤撫了額頭,一臉陳痛的吐出胸腔裡那份不滿、不安的心情,想著:還是好好跟桃太郎道歉吧。

  讓他一個人在家,每晚每晚等候著他回家、一起吃飯,對不起。

  讓他替自己在這兩個禮拜擔心受怕,擔心是否又是著涼、是否吐個天昏地暗但是沒有人給他解酒湯。

  「嘖,白豚怎麼在這。」鬼用像是看到垃圾的眼神,望著桃太郎身後遠處還有個白澤,貌似苦惱的抓抓頭、還有那表情不斷變化的臉,想著:這傢伙也會有那些異常困擾的表情。挑了眉毛,手裡抱著金魚草花束走了進來。

  「我就不應該在這嗎惡鬼──」聽到鬼燈說的話馬上扛起身邊專門搗藥的藥臼,往鬼燈身上用力丟過去,沒想到鬼燈先將還沒反應過來的桃太郎拉到身後護著,反手將藥臼拍了回去,藥臼用時速一百二的速度飛了回去,打到神獸白澤的俊臉。

  雖然手護在臉前面擋了下來,但還是讓自己流了滿臉血。

  「吵死了。」鬼燈淡淡地看著白澤摀著不斷流鼻血的鼻子,回頭拉過桃太郎的手,「不好意思,讓你嚇到了,桃太郎先生。」

  「喔……喔。」桃太郎愣愣點了頭,望向白澤的方向,又看了回來。

  雖然很想過去關心一下白澤……唉!「白澤大人,您還好嗎?」桃太郎走到白澤的身邊,掏出手巾用水沾濕,小心翼翼的擦著白澤的鼻血,這時候白澤的心理莫名的膨脹,享受著桃太郎的貼心,讓鬼燈想拿起手邊的金棒打了過去……

  但鬼燈還是忍了下來,抱著金魚草花束關好門,走了進來。

  「您也多少注意一下……別亂拿東西砸人,這樣容易受傷……」做好止血處理後,桃太郎起身,「不好意思,鬼燈大人。讓您看到這樣的窘境,我代白澤大人向您道歉。」

  桃太郎深深一鞠躬,鬼燈表示不在意的擺擺手。

  「啊,還有謝謝您送了金魚草過來,如果不麻煩的話來吃個便飯再回去吧。」

  「好。」

  「我們家也有金魚草啊──為什麼要用吉卜力狂他們家的金魚草──」突然的情緒激動,讓白澤又噴出鼻血來,急忙的又將手巾塞回鼻子裡面,淚汪汪的望著桃太郎。

  「……白澤大人,您喝花酒喝到忘記了嗎?鬼燈大人所改良的品種含有更多其他未能研究出來的藥效,是您說想要借個幾株來研究的。」桃太郎想起這件事情,瞇著眼睛盯著白澤,提到自己在外頭逗留了至少兩個禮拜還不打電話回來店裡面告知一下,就這樣人間蒸發,心裡更加愧疚。

  「哈?白豚要的?」鬼燈瞇起眼睛,隨後在餐桌附近找一個地方坐下,「算了。」

  「我什麼時候說得──你看看惡鬼他手上抱著的金.魚.草.花.束啊──」

  「吵死了。」金棒甩了過去,這次鬼燈很好心的甩出金棒插在離白澤頭部沒多少釐米的位置,讓白澤差點嚇回原形,全身冒著冷汗,鼻血也不流了。

  「嘖……」尖尖的耳朵有些紅潤,脖子的地方也是,桃太郎冒著汗看著貌似害羞的鬼燈……

  看著整個就是還在吼──嘎嘎的金魚草花束,故作冷靜的說著:「不用包裝那麼漂亮沒關係的喔……?」

  「不,我認為是必要的。」

  「這是當場告白求婚啊桃子君──」白澤衝過來哭著指控,為了避免兩個人又打起來,桃太郎拉著白澤的手臂退到旁邊,摸頭安撫,「……桃太郎,別走……我會乖,所以你不要跟惡鬼走啦……」

  「……唉,您在外出要過夜記得打電話過來要玩幾天就好,不要忘記打電話回來店裡,我們會擔心。」桃太郎始終心軟了,看著哭得像是酒醉孩子一樣的白澤,終究還是軟語安撫起來,「好了,差不多可以吃飯了,您先洗手換套衣服再出來吃飯。」

  「……好、要給我麻婆豆腐喔……」

  「會的。」

  之後,白澤蹦蹦跳跳的回了房間。

  「……呼。」終於搞定他了。桃太郎鬆了口氣,先是收下鬼燈的金魚草,「鬼燈大人稍等一下,等等就開飯了。」一邊囑咐一邊將金魚草抱進庫房裡面,沒有發現鬼燈那陰暗的神情……

  『果然,不應該讓他在那混帳身邊……』撐著臉頰,細長的眼眸盯著桃太郎忙來忙去的身影,那有些睡眠不足而浮腫的眼袋、充血的眼睛,真想讓白澤死上一萬遍……不,還是把他丟去煮天罰鍋好了。

  不對……好像還是太便宜他。

  在還沒從幻想對白澤使出那滿清十大酷刑的想像中脫離出來,白澤跟桃太郎已經到餐桌前就定位做好,桃太郎盛飯給兩個人。

  「來,吃飯吧,吃飽後才好工作。」

  白澤用力點點頭,開心的夾起自己喜愛的川菜吃著,鬼燈則是雙手輕輕合十說聲開動了,再拿起筷子夾菜。
引用 URL
http://geadu.blog.fc2.com/tb.php/61-12d45917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