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10.03

【跡部】酒精=亂性?

  她處在聲色場所,盯著眼前酒精濃度不高的飲料,已經喝乾了三杯。

  今天是他的生日,應該是大肆慶祝吧?身為他的童年玩伴,該是打電話祝賀。

  她拿起白色手機,修長的指尖輕輕撥弄屏幕,先是猶豫了會,最後按了撥出。

  先是響了幾聲,之後接通。

  「啊嗯?妳這傢伙去哪了?」聽著他的聲音能夠想像到,他的表情是皺著臉惡聲惡氣的模樣,她笑了出來。

  聽著對方的聲音以外,還有鋼琴聲……像是在慶賀著他誕生的那一日。

  「我在酒吧,等等就回去了。」笑瞇了眼睛,原本只是暗自觀察的男生稍稍恍神。

  「妳在想什麼──」

  「等等就回家了……」在酒精稍稍淹過腦袋的理智,她拉過頸子上掛著的長鍊子,從胸口溝線拉出銀色鍊子,末梢勾著小指大小的銀色雪花,沒有察覺到鋼琴聲漸遠、被其他的聲音覆蓋住,只聽見穩穩的呼吸聲。

  「在那,別動,手機不准關,聽見沒有。」

  張大眼眸楞楞地看了手機一眼,之後緩緩點頭,不管對方不能看見她的模樣。「好……是說,我還有一半還沒喝完……呵呵,我喝了三杯呢。」

  在小聲叨唸著什麼,感覺到一個人影往自己背後靠近,她瞇起眼眸想要看清楚,回頭時──

  「梨生,回家。」



  藉著GPS定位系統,在酒吧裡的角落看到拿著手機叨唸著熟悉背影,看著光滑的白皙背脊,跡部的眼角不華麗的抽了抽,哪件不穿、穿了他給的生日禮物,露背洋裝。

  髮尾微鬈搭上細白的頸子跟背部很是誘人,但是身邊聚集的男人們……嘖。

  「梨生,回家。」按掉手機收進白色西裝胸前暗袋後,銳利的眼眸輕輕看過身邊的人,不少女生為此發出小小驚呼、男生則是知難而退,穿著白色洋裝的梨生回過頭楞楞望著眼前的人,手裡勾著雪花墜子,酡紅的雙頰跟水潤的眼眸讓跡部心臟一緊,接著看著她露出笑容。

  「跡部,生日快樂。」

  「啊嗯?穿成這樣還喝個爛醉,是想氣死本大爺嗎?」靠近梨生身邊,煩躁的看著三只水晶杯子,還有剩餘半杯奶白色的液體,下意識聞了聞,「……甜奶酒。」

  「嗯!奶酒!嘿嘿……」一臉幸福的表情,像個孩子一樣抱住跡部的腰際,身上甜甜的奶酒味自然而然的飄過去,「生日──快樂──」

  「知道啦,回家了,梨生。」隨手揉揉梨生的鬈髮,正要拉起對方時發現人根本走不動,跡部眼睛一瞇,先是脫下西裝外套蓋在梨生的肩膀上,將人抱起。

  梨生軟軟的靠在跡部的胸前,因為酒精發揮作用使得自己犯睏,「跡部……還沒喝完……」
引用 URL
http://geadu.blog.fc2.com/tb.php/57-4d466825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