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9.22

【迷你迷你!仁王篇】二十公分的戀情

  因為妹子喜歡仁王,所以就腦補她與迷你仁王的相處過程。

  十五公分仁王v.s宇佐見筑!



  「啊啊,忙死了……」書包放到一邊,下午下課之後趕去打工而疲乏的宇佐見筑,除了伸展肢體換下制服以外,稍微收拾一下桌面也摸摸旁邊躺著發出呼嚕聲的貓咪。

  稍做休息一下後,起身去看看還有哪些家事還沒做,嘴理念著姊姊哪個家事沒有做好、哪個又弄的亂七八糟不收拾,沒有發現自己放置今日實習所做的麵包盒子,發出小小的聲音。

  「……噗哩,這東西好好吃喔……嗯……」

  「呼,終於弄好了。」在浴室裡放了熱水,回到房間要準備洗澡時,發現自己的保鮮盒已經被打開,還沾滿碎削,先是往自己的貓咪看了一眼過去,鬍子上沒有什麼麵包的碎削……「難不成是老鼠?」

  「噗哩,我才不是老鼠呢。」男生的聲音讓宇佐見無法分辨位置在哪,四處探望一下,「我可是──詐欺師,立海大的仁王──」

  看著大概是原版縮水成十五公分的銀髮小子,穿得是自己學校的網球隊制服有些楞在那,回過神的時候,手裡已經拿著自己的尺去量……

  「噗哩,我的身高妳懷疑嗎?」

  「……十五公分整。」

  「什麼!真的十五公分?」仁王有些驚訝,抓過跟自己差不多寬的直尺,眼睛往上看,的確。是十五公分……這隻尺還是二十公分……

  「……我的作品呢?」看著仁王嘴角上的碎削,雖然百分之九十五是他吃掉的。她蹙眉看著。

  「肚子裡了,噗哩。」

  「……」宇佐見沉默,拿起手機翻找電話簿,「……阿姐的電話……啊,找到了。」

  「噗哩,妳打電話要找誰啊?」

  「問她知不知道咱們網球部部長的電話。」隔著鏡片下她的眼睛瞇成一條線,仁王僵硬了一下。

  「那個,有話好好商量喔?」

  「你吃了我的晚餐。」宇佐見冒著黑氣惡狠狠的盯著仁王,生著悶氣將桌面上的慘狀收拾好,「……不對,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噗哩──」只有十五公分的仁王盤坐在桌上看著眼前用頭繩綁著馬尾的少女,努起嘴,「偷懶睡醒就發現我在盒子裡面了,因為麵包壓的好難受於是把他們吃光了噗哩。」

  聽到這準備發火時,大廳的門似乎打開了,接著咚咚咚的像是衝了過來,還有細小的咒罵聲。

  仁王抬起眼仔細聽著,是冰帝的跡部,只是那個聲音的大小就跟現在的自己差不多……

  「妹──聽我說!那個──」

  「吵死了大呼小叫什麼,實在不華麗把本大爺當作什麼了啊?〕

  站在門口的那個少女,穿著冰帝學園的制服,一頭短髮因為奔跑的模樣而顯得雜亂,伸在胸前的手掌裡攀附著一隻十五公分大小的……人。

  「啊,是冰帝的跡部,噗哩。」看來不只有他遭殃,看跡部狼狽的抓著少女的手指不讓自己掉下去模樣,嘴角不自覺上揚著。

  在那少女反應過來眼睛直盯著坐在桌面的仁王,「你、你你你——阿妹那個不是你們學校的小騙子嗎——啊痛!」

說時遲那時快,少女的臉被橡皮擦擊中,只看到仁王吹著口哨, 「好歹我是知名的詐欺師,真是失禮呢,噗哩。」

「偷吃我晚餐的小騙子別吵。」宇佐見惡狠狠的瞪向坐在桌子上晃著腿的仁王,要知道餓肚子的小孩脾氣非常差,這一瞪讓仁王縮了一下,旁邊吹起口哨。

  少女先是揉揉被擊中的地方,但是那塊地方很快的紅腫,輕輕一壓就會感覺痛,少女蹙起眉頭,「……該不會變小之後力氣也是差不多嗎……」

  「哼,連你也變小了啊,一點也不華麗呢。」跡部先是站好,對著桌面跳下,因為身子輕盈的關係穩穩落地,對上仁王,「剛剛好像聽到筑需要幸村的電話啊嗯?梨生。」

  被喚作梨生的少女隨便應著,從學生包裡抽出了銀色的手機,丟給了跡部,宇佐見原本以為會壓扁同樣十五公分的跡部,不料,跡部好好的接住,還打開,站上自己的手機按鍵,開始腳踩數字按鍵……

  「……阿姐,景吾哥哥在……?」

  「嗯,打電話啊。」梨生揉揉臉頰,似乎真的有些瘀青了,不斷吸著氣以外視線也盯著跡部的身影,「還滿可愛的嘛,小跡部。」

  「閉嘴,宇佐見。」終於踩完按鍵,將手機踹踹到宇佐見的手邊,「聽電話,已經撥通了。」

  「等等,該不會──」在仁王想撲過去搶手機的時候,宇佐見憋著一張臉,拿起跡部的手機貼在耳邊……

  「你好,我是幸村。」

  「不──!!」

  「嗯?仁王的聲音……」

  「……姆……不好意思,練習時間還打擾您……」宇佐見忍著鼻音,吸著鼻子說話,「我是一年級新生宇佐見……」

  「事發突然,仁王前輩在我這邊……然後……」話說到一半,跡部有些無奈的看著宇佐見的眼淚不斷落下來,也嚇得仁王和梨生腦子一片空白,最先回神過來的是梨生,急忙放了面紙在宇佐見的懷裡,「……仁王……前……輩把我的……晚餐吃掉了……嗚……」

  「什麼?仁王他?」話筒的另一邊聽起來很慌亂,隱隱約約傳來了一些小聲音,雖然聽得不真切,

  也聽見了:『什麼?女孩子?哭了?學妹?仁王?』

  『仁王明天你的訓練加到一百圈跟三百下交互蹲跳!!」

  「副部長──」之後傳過去的是仁王抱頭跪地版的哀號。

  「呵呵,不好意思……不過,宇佐見學妹,妳用的是跡部的手機……?」話筒傳來的疑問,宇佐見吸著鼻子回答。

  「景吾哥哥……不,跡部前輩……剛好來這邊……他借我手機……」說到一半,跡部指指了自己,表示將手機拿給他,「跡部前輩要跟您說話、稍等一下……」

  兩隻小小的手拿起的手機,跡部乾脆的放到桌面上按下擴音,清楚的聽到幸村的聲音,還有立海大網球部的部員後面吵鬧的聲音。

  在宇佐見拿著面紙擦著臉,抱著晚餐被吃掉的心情、鬱悶的走去浴室沐浴;梨生去廚房準備今天晚餐,畢竟多了兩個男生,雖然縮小了,但是食量沒有變過,這是梨生在學校觀察跡部所得到的神秘結論。

  「跡部?聽說仁王在宇佐見學妹那。」

  「啊嗯,或許你們來一趟宇佐見這裡知道狀況比較好,這模樣本大爺無法說清楚。」

  在對談的過程中,仁王抬起眼嗅嗅鼻子,其實這個房間除了宇佐見去實習烘培的麵粉味道以外,還有一種甜甜的奶油味道,仁王熟練的從桌面上跳下,穩穩踏在地墊以外,一邊吹著口哨往另一個袋子過去。

  「噗哩……味道在這裡……啊哈。」說完,便搬出了一個精緻的紙盒子……

  「這樣啊……那麼晚點就過去打擾,不過已經知會宇佐見學妹了嗎?」

  「等會本大爺再跟那女人說。」

  「那女人是?」

  「宇佐見的姊姊,本大爺同校同班。」

  「嗯,那麼就等會見。」

  噗哩,部長他們要來了……那還是趕快填飽肚子吧。仁王這樣想著,手跟臉沾滿奶油,還散發出甜甜的香氣。

  「喂,仁王──!?」

  「噗哩。」

  「你幹了什麼事情──」不華麗的吼叫聲,嚇得廚房弄晚餐的梨生差點手滑替本日晚餐加了肉絲,拿著一盆紅蘿蔔絲跑了過來。

  「嗯?奶油的味道……草……莓……啊!」換梨生跟著發出慘叫差點摔下盆子,仁王手上的奶油屍體還有放在旁邊的精緻盒子的慘狀,不忍說仁王簡直像是把整個人埋進蛋糕裡面吃,整隻仁王都是奶油還有新鮮草莓的香氣。

  「可惡。」跡部先是打開手機趕緊踩數字鍵撥通某人的電話,「喂,是我,跡部。嗯,宇佐見這邊送來一打新鮮草莓蛋糕,對,還要義大利特製不膩的奶油,就是這樣,還有二十六盎司的皇家伯爵還有草莓塔十個,馬上送到,快。」

  「仁王你竟然吃了……」

  「噗哩?」

  「……這個還是筑自己親手做的蛋糕……應該是親戚讓她帶一個回來她自己享用……」

  「!?」

  原本聽見吵鬧的聲音,穿著T恤以及寬鬆的褲子走出浴室的宇佐見,正搓著頭髮瞇著因為拿下眼鏡、視線模糊的淺色漂亮的眼眸,走回自己的房間,當聞到那香甜的氣味靠了過去,湊近味道散發出來的方向,模糊的是現象是有個白白的影子。

  「……蛋糕……」

  「……噗哩。」

  「……我的點心……」宇佐見緩緩吐出字句,之後,開始憋著臉坐在地上低頭,仁王楞楞地看著眼前的女孩子不斷落下淚珠,「蛋糕……還我啦……」

  「等等等等吃了蛋糕不會怎樣吧
?」

  跡部皺眉頭狠狠的瞪過去,「她最討厭正餐跟有關於新鮮草莓的東西被吃掉了,你剛好把她做的草莓蛋糕給吃了,吃貨。」

  「嗚……哇……我討厭仁王、討厭,幸村前輩──」

  「!????!」

  說時遲那時快,原本在廚房裡面忙著晚餐的梨生一邊聽著宇佐見的哭聲,還有跡部的安撫,以及仁王手足無措的想要接近宇佐見、卻被弄開得狼狽聲音,門外,傳來了門鈴。

  「抱歉抱歉,馬上來──欸?」打開門,帶頭是漂亮的鳶紫色的頭髮,十分漂亮的男性,後面跟著帶著棒球帽的高大男子,還有其它像是海帶頭髮、紅髮、光頭、帶著眼鏡以及閉著眼的男生,身上的制服讓梨生辨認出來是立海大網球校隊制服。

  「不好意思打擾了,我是立海大附中網球部部長──幸村精市,來這邊找跡部還有我們的社員。」

  見到幸村彬彬有禮的模樣,梨生楞楞地點頭,開門讓幸村、真田、切原、丸井、桑原、柳生、柳近來,「跡部,立海大網球部過來了──」

  在立海大網球部說聲打擾了之後,梨生回頭看一下,「不好意思,現在在準備晚餐,不介意的話,就留下來用飯吧,我現在去把晚餐準備好……」語氣稍微停頓,望著幸村還有真田的臉苦笑,「……你們家的仁王,好像,把我家妹妹弄哭了……」

  「弄哭!?」

  「仁王你給我出來──」

  「真的很抱歉,請容許我們入內把仁王教訓一下。」幸村淺淺笑著,感覺後面冒著黑氣。

  「宇佐見梨生,冰帝學園三年A組,與現任學生會長兼網球部部長跡部景吾在六歲的時候曾同上一所幼兒院,目前協助冰帝的訓練……」

  「好香啊,有飯菜的味道還有蛋糕──」

  「好了蓮二,我們先去找仁王。」

  「宇佐見學妹的資料不用嗎?」

  「暫時不用。」

  說完像是小小地身影爬上鞋櫃,切原低下頭好奇的看著,「……跡跡跡跡部!好小隻哈哈哈哈!」

  「等等,這副模樣……」

  「太鬆懈了。」

  「等等說明,先跟本大爺去房間。」像是習慣帶著人在宇佐見的房子裡面轉來轉去,尋著那抽泣的哭聲,進門就看見尚未吹乾頭髮的女孩坐在地上抽泣,定睛一看,他的面前還有充滿奶油的銀髮小人,尺寸跟剛剛的跡部一樣……像是只有十五公分。

  「噗哩,看這邊?啊……都不看這邊我要怎麼逗妳笑呢……」

  「仁王!」

  「副部長!?」仁王一臉驚恐的回頭,看見殺氣騰騰的部長還有副部長,柳生則是彎下身子將仁王拎起,「啊──搭檔,這樣不舒服啦噗哩。」

  「你還真敢說,把學妹弄哭了還這副模樣,是不是紳士啊。」

  「蓮二。」

  柳看了坐在地上的宇佐見一眼,拿出冊子翻閱,丸井湊到宇佐見前面摸摸頭,像是要安撫她一樣,「宇佐見筑,全國烘焙組第一名推薦入學到立海大,目前是立海大一年級新生,目前下課之後會到親戚的麵包店幫忙,基本上親戚店裡的麵包幾乎都是她製作的。」

  「好啦,哭著眼睛腫了就難過了,來?」丸井的安撫攻勢有效,拿過面紙放著,接著幸村走到旁邊坐下,伸手輕輕拍宇佐見的頭頂。

  「宇佐見學妹,仁王做了什麼事情讓妳那麼難過?」

  「仁王甩了她?」切原問。

  「仁王拒絕她?」桑原問。

  「夠了你們明天自主練習增加到三倍!」真田終於受不了終於下達訓練加倍的指令。

  「啊──是──」

  在宇佐見反應過來房間許多人的時候,發現聲音是幸村終於哭聲稍稍停下,依舊哽咽,「……幸村……前輩……」

  「嗯,我在聽。」

  「……仁王前輩,把我的晚餐……吃掉了……」

  「嗯,我們有給他懲罰,但這次怎麼哭得那麼傷心?」

  「……他把我的……草莓蛋糕……吃掉了……嗚……」

  「…………」大家一致看向那個迷你仁王,充滿鄙視。

  「根據情報,宇佐見從麵包店帶回來的東西幾乎都是自己做的,其中最喜愛的是新鮮草莓的甜點。」

  「我好像有吃過那家烘焙坊的食物……」丸井摸著下巴思考,再仔細看著眼睛有些哭腫的宇佐見,看著迷你跡部拿出手帕交給宇佐見的時候,看著她的側臉才想起來,「啊!是那個女生!中午在烘焙室不斷摔揉麵團還發出比副部長可怕的聲音──」

  「……丸井你保重。」

  「啊勒?」

  「丸井,負重練習增加二十公斤,太鬆懈了。」

  「什麼──副部長,我只是──啊嗚──」

  「丸井,在別人家可不能那麼吵鬧啊。」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宇佐見模糊的視線似乎看到幸村背後花朵盛開的樣子,揉揉眼睛。

  「是說未成年還不能去打工,宇佐見怎麼……?」

  聽到這,宇佐見抬起頭,「……因為,親戚需要人手幫忙,我就去做了,拿到的薪水跟麵包都是自己做還有自己商品收入的三分之一……」說著說著,又想起自己的草莓蛋糕跟被吃掉的晚餐,難過的又皺眉,「……晚餐跟點心被吃掉了……」

  「仁王,這就是你的不對了,怎麼可以把別人的正餐吃了。」

  「沒人要吐嘈為什麼晚餐是麵包嗎!!!」

  「而且還是偷吃。」

  「搭檔你不是跟我站同邊的嗎為什麼跳邊了──」

  幸村看到這幕只是笑了笑,伸手拉下宇佐見揉眼的手。

  「不然這樣,讓仁王做草莓蛋糕給妳,如何?」

  全體肅靜,只有幸村笑顏常駐。

  真的假的,要讓仁王做蛋糕?

  會害死人吧!

  做蛋糕也不能鬆懈啊。

  「……要草莓……」宇佐見充滿水氣的眼眸望著幸村,像隻幼貓一樣,飼養的貓咪也蹭了過來爬上宇佐見的腿撒嬌著。

  「嗯,沒問題。」

  「等等部長,我──」我不會做蛋糕啊──迷你仁王抱住頭再度跪地版。

  「……要一打……」

  「一打!?」

  「不能是失敗品。」

  「好。仁王,從明天開始讓柳生監督你做蛋糕,當然……給宇佐見學妹的不能是失敗品。」

  「部長我不會做蛋糕啊噗哩──」

  「哼。」

  切原盯著仁王,自言自語的說著,「……仁王那麼會縫紉,做的東西應該不錯吧?」

  「那失敗品誰處理啊──」

  丸井跟切原聽到兩眼放光,共同舉起手,「我們吃──」

  仁王瞇細狐離眼,燦爛笑著,「那就,失敗品你們吃吧,噗哩。」哼,兩個吃貨。

  真田揉揉鼻樑有些頭疼,貪吃到連失敗品也願意吃,這兩個笨蛋……。

  跡部插著手看著,「是說該來談正事了。」

  回過頭,大家看著跡部,「睡一段時間醒來就成了這副模樣……仁王你呢。」

  「唔?我也是睡醒就在她的保鮮盒裡面,差點被麵包擠死……」

  丸井跟切原一臉嚮往被滿滿的麵包擠扁自己的身體的模樣,讓仁王瞪了一眼,「我看你們也去給麵包擠好了。」

  「真的嗎!滿滿的麵包不管怎麼吃都開心啦──」

  「YES──」

  「肚子痛的機率是百分之久十八、跑廁所是百分之百、食物中毒是百分之百……若是完成品,是百分之百不會中毒。」

  聽了就很痛苦啊蓮二!除了幸村跟真田還有柳本人,聽到這恐怖的數據胃都痛了,只有那兩個小伙子興奮的跳上跳下,喊著麵包──蛋糕──

  「……對了,我們之前三校合宿訓練。」跡部想起唯一的共通點,會變成這副模樣之前,有跟青學合宿訓練,懲罰的項目還是乾做的青汁。

  「是呢,怎麼了嗎?」

  「……你們誰被處罰喝了乾做的乾汁……」

  不意外,立海詐欺師雙打舉了手,還有丸井跟切原,跡部托著下巴思考……

  「喝了乾汁產生身體不適是百分之百,身體體能巨變百分之六十五,縮水則是……百分之二十七。」

  「為什麼我是那百分之二十七啊!!」

  「……太不華麗了。」跡部一點也不想承認自己是縮水的百分之二十七,現在這副模樣還是被同班同學撿回來……
引用 URL
http://geadu.blog.fc2.com/tb.php/52-2dc66bef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