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09.22

【心跳!被攻略的王子們!】Valentine Kiss 【冰帝篇】

  你沒看錯,最近被Valentine Kiss洗腦洗到不行…
  此篇,是攻略冰帝的一章喔。

  女孩子的名字看要不要帶入自己喜歡的名字,嗯。




  「情人節可是災難呢,跡部。」

  「少囉嗦,本大爺不聽那些。操場加跑五十圈,忍足。」

  「是是——」
  情人節,是個令人爆炸的日子,男生女生們都期待能收到屬於心儀對象的巧克力,佐倉瑤也不意外,在情人節到來的那天,早就準備好了所有準備,不過二月十四號的情人節是錯過了……

  只剩下,七夕情人節。

  在大家想著許願籤紙的內容時,只有她做了精美的九入裝的酒心巧克力,或許是腦袋
哪裡出問題了,不然怎麼準備了巧克力……七夕不是要約喜歡的對象出來逛廟會、看煙火、然後進攻于告白嗎?

  「就西洋的太多人了……只好挑這時間啦……」佐倉嘟嚷著,對著對面的鳳嘟嚷著,鳳笑了笑,「鳳寶寶、你們社團七夕會有空閒嗎?」

  「嗯,基本上沒有空閒呢。比賽快到了大家都在密集訓練著。」鳳看著眼前的鬈髮女孩笑著說,接著看像桌上的精美巧克力,「一直都很佩服小瑤的廚藝呢。」

  「這樣啊……」想著社團又在忙碌,聽到後面的誇獎,抬起眼眸望向鳳,「那,吃一個看看?有酒喔,我放的是奶酒。」

  「不要緊嗎?這是要給……」鳳寶寶有些遲疑,雖然眼前的巧克力很誘人。

  「吃一個看看吧,如果吃完我再做就好了喔。」開心的笑著,佐倉這麼說著,「如果你們喜歡,那是對我最好的讚美喔。」

  「那我就不客氣了。」鳳伸手隨一撿起一顆有著長條白巧克力做為裝飾的巧克力球,送進嘴裡,「姆、」鳳含著巧克力點頭,「好好吃。」

  「對吧?如果鳳寶寶喜歡的話我再做給你吃。」

  聲音從門外傳來,「長太郎──嗯?佐倉啊。」冥戶踏進社團辦公室看到兩個人面對面坐著,其中桌上還擺著巧克力,仔細看是班上的同學兼青梅竹馬。

  「唷,阿亮。」佐倉回過頭伸出手,果不其然冥戶伸手就是個擊掌,或許佐倉從小跟在冥戶身邊玩在一塊,所以自然而然有的默契。

  「冥戶學長好。」鳳開心的打招呼,「冥戶學長要吃點嗎?巧克力。小瑤做的喔。」

  「又閒著沒事來到這裡了,妳啊……」先是有些無奈的看著佐倉,「巧克力?情人節不是過很久了嗎……」

  佐倉鼓起臉,「就做了啊,情人節怎麼可能送的到那傢伙手上啊……先別說這個了,吃這個看看?」

  「是啊,很好吃喔。對吧小瑤?」

  「連鳳寶寶都這麼說了,就吃看看吧,阿亮。」

  冥戶將網球拍夾在腋下,隨手撿起沒有任何裝飾的巧克力球放進嘴裡嘗著,「還不錯嘛,下次也做做我的。」

  「你家就在隔壁做好拿給你就好了啊……」

  「嘖,少囉嗦。」有些臉紅的冥戶,撇過頭舔舔指尖上殘留的巧克力,佐倉只是笑著。對於佐倉的心意,還是果斷的,好好的收起來吧,不然廚藝這麼好的女人,早就藏起來不讓人看了。

  只可惜這女人看上的是那狂妄的冰帝帝王──跡部景吾。

  「走吧,長太郎,是說阿瑤妳也過來。」

  佐倉聽了疑惑的側過頭,「我也要去?」

  「嗯,小瑤也一起來啊,好久沒有跟妳一起打網球了。」鳳先是幫忙將盒子蓋起來收進佐倉的袋子裡頭,背起球袋。「一起走吧?」

  佐倉只是愣愣的張眼看著,自己的東西都被收拾好了……「我沒球拍啊,長太郎。」只有無奈之下才會喊著鳳的名字,佐倉起身揹起書包,一手勾起裝著巧克力的袋子。

  原本以為這樣就可以逃過跟正選們的網球隊打,不料,冥戶拿起了一隻球拍。

  「……那個,阿亮?」

  「跡部那傢伙說,要是有人想拿沒有慣用球拍來做藉口跑掉的話,就拿這個。」

  「啊!小瑤的慣用球拍!」

  那的確是佐倉慣用的拍子,只是到底從哪裡生出一模一樣的拍子出來啊!拍子都收好放家裡啊喂!

  「……好……吧,走。」

  佐倉摀臉默默的走出社團門口,她很想不要去面對那個帝王。

  「小瑤該不會,見到部長還是會笑出來吧……?」

  「啊啊,是啊。」

  佐倉一直沒辦法順利告白的原因是,看到跡部本人,就會笑出來。

  所以一直無法正眼面對跡部,不管什麼時候。


  

  「嗯──啊!是小瑤醬!」向日看著遠方網球場入口走進來的三個人,迅速回擊飛過來的小黃球,發起的攻擊樂來越狠戾,「啊──侑士,我想去找小瑤啦──」與他對練的是忍足,後者只是笑笑,接著還給向日一個殺球,「啊!過份耶,趁我想找小瑤醬的時候──」

  「是你分心了,岳人。」看著向日往佐倉的方向跑過去,又掛在佐倉身上,「還是個孩子啊……」

  「哇啊!岳人──」

  「小瑤小瑤小瑤──」像是碰到喜歡的東西一般,向日不想鬆開手,只是下一秒喊著名字的嘴馬上被塞了東西,「唔?這孤是什摸?」

  「巧克力──」原本在佐倉身邊的鳳和冥戶已經先去場地那邊開始進行練習,隱隱約約感受到莫名的視線盯著自己,「那個,岳人……」

  「超──好吃的!還有嗎?還有嗎還有嗎?」像隻小饞貓一般,圈住佐倉的脖子,臉異常靠著十分接近,從某個角度看起來像是接吻……

  果不起然感受到那種炙熱的視線,忍足上前將大貓拎開,「岳人,你啊──唔。」果不其然,嘴裡被塞了顆粉色的巧克力,佐倉像是得救的表情笑了笑。

  「巧克力?」

  「好好吃喔,小瑤醬,什麼時候會有專屬我的巧克力呢?」

  說起這話的時候,那股視線更是要把人給射穿的感覺,忍足無奈的笑著。

  「生日的時候吧……可是屬於你一個人的套餐喔!岳人。」佐倉笑瞇眼,伸手揉揉眼前的向日。

  忍足發覺不對勁,當要阻止時已經來不及了。

  「我又不是小孩子,別老是摸我的頭啦小瑤醬──」向日嘟嚷著,伸出手捧住佐倉的臉頰淺吻,「之後,我就會比妳高了喔,小瑤。」

  啊,果然……忍足嘆氣,雖然說向日的孩子個性令人無法討厭起來,可是後面可是有帝王在看啊。

  「欸?等、等等──」果不其然,佐倉的臉像是被火燒紅過一樣,在遠方練習的冥戶瞪了過來,鳳則是有些失落看著,忍足看著這狀況,在這樣下去就快引出大魔王了啊……

  「嘛嘛,那我們先去練習了,妳先做好暖身吧小瑤──」在把向日拎走之前,忍足望著佐倉笑了笑,「我也等妳的專屬巧克力,瑤。」

  看著人走遠,佐倉這時候才反應回來,「……啊?等等等等等、嗚哇……」先是無法冷靜的將臉埋進掌心裡面,之後向是感覺到身邊好像有什麼東西拿著,抬起臉看,發現是日吉拿著毛巾。

  「喏。」

  「若君──還是你最好了──」說完接過毛巾擦擦像是被大家的言語逼出來的汗水,擦完先是將盒子打開,「嘗嘗看吧?」

  原本要拒絕的日吉再看到佐倉那明亮的笑臉,臉頰略紅伸手撿起了橘子色的巧克力球,吃下,「……謝謝學姊。」說完,便轉身回到球場練習。

  對於佐倉學姊的感覺,是尊敬,畢竟在音樂教室手把手的教導,也培養出好感……

  「遲早會打敗他,得到妳的,瑤。」

  看著大家吃過巧克力那滿足的表情,很開心的將書包放好,活動一下筋骨時看見旁邊正躺著芥川,呼呼大睡著,「啊,是慈郎呢。」

  雖然也想給他巧克力,為了不吵醒他,還是拿出小袋子將一顆巧克力球放進小小的包裝紗袋,放在芥川的胸口前,輕手輕腳的離開。

  到較為空曠的地方開始做起暖身運動,伸展略帶僵硬的四肢時眼角掃到旁邊熟悉的人影,「噗……」

  「……佐倉瑤……」

  能讓佐倉噴笑出來的人,只有跡部了,原本他是在旁邊看著數據,沒想到到身邊附近活動的是剛剛盯著很久的佐倉,接著聽到她的笑聲十分無奈。

  「對、對不起……跡部……噗哈、」

  「佐倉瑤,去跑操場三十圈。」

  「我又不是你的社員……」佐倉不滿的嘟嚷著,一邊替自己的手腳做暖身,眼睛刻意不對上跡部的眼經意邊深深呼吸著,「是說跡部……七夕那天,真的很忙嗎?」不禁意的提問著,雖然從鳳那邊得知社團需要加緊訓練,但還是想從跡部口中得知。

  「都在訓練,樺地。」說完,在旁邊待命的樺地拿出訓練表單交給佐倉,上頭排列密密麻麻的訓練項目讓佐倉頭昏眼花。「看就知道了。」

  「呃,好驚人的訓練量……」佐倉吐吐舌頭將表單還回去,「要是我肯定吃不消啊……」說歸說,想要約跡部一起去逛廟會寫許願籤應該是泡湯了。「啊,對了樺地。」

  「是,嗯?」在回答時,樺地感覺有東西塞入嘴裡,唇上貼著是柔軟的指尖,楞楞地看著眼前的少女。

  「辛苦你了,樺地。這是謝謝你的巧克力──」

  樺地還沒反應過來,輕輕點頭馬上退到一邊,留下的是跡部煩躁的視線。

  「樺地,你也去跑五十圈。」

  這女人到底有沒有把本大爺放在眼裡啊嗯?跡部忍著心中的焦躁,讓樺地去跑圈訓練後往佐倉的方向走近。

  「喂,樺地又沒有做什麼……反正巧克力送不出去,順便給人試試──噗,幹、幹麼那麼靠近啦!」

  只見跡部離佐倉沒有幾步的距離,少女手拿著巧克力縮著,憋不住笑的樣子。「本大爺臉上到底有什麼東西能讓妳笑成這樣。」

  總不能說因為看見喜歡的人才會笑得跟花癡一樣啊!這種話我是絕──對──不會說的!

  「呃,啊,先別說這個,吃……看看吧,巧克力。」討好似的拿出剛剛給樺地他們的巧克力盒,裡頭只剩下兩顆巧克力球,一個薄荷粉藍色、一個是鵝黃色花樣造型的巧克力,精緻的像是和果子一般。

  「哼,就這麼點誠意嗎?給本大爺的七夕禮物。」

  ………啊?

  「什麼、等等、你怎麼會知道是──」突然臉上的燥熱讓自己措手不及,看著那眼眸只是覺得心跳加快,笑不出來了。

  「以為本大爺沒注意是什麼日子嗎?還有,明明是給本大爺的巧克力卻不華麗的給人分著吃了,啊嗯?」一步步的接近,直到眼前只剩下沒二十公分的距離。

  剛剛,看到她進來球場時,身邊有個目光柔情似水的冥戶、像是受照顧的鳳,之後是抱住少女的向日,那個動作像是幾乎要準備接吻似的背影,還好忍足即時把人拎走,但是忍足也在佐倉的耳邊說了什麼。

  日吉的表情像是要把自己給拼掉抱走這女人,芥川雖然沒有這問題,但像是做到什麼樣的好夢嘴角揚起。

  連樺地也──

  「就,您大人那麼忙碌想當然就……應該沒辦法收下巧克力嘛,也不想想您在西洋情人節……」

  「還有理由啊,啊?」

  「別在靠近了啦!可惡……會補給你啦,你專屬的巧克力……」胸部貼到了啦!佐倉不知道該怎麼做反應只好又後退一步拉開距離,拿出巧克力躬身,「請吃吧,女王陛下。」

  「女王陛下?好歹本大爺是皇──帝!」嫌棄的表情,單手拿起薄荷藍的巧克力,放進嘴裡,「酒心嗎,勉強算是華麗吧。聽好,下次的東西,本大爺要得是獨一無二,記住了。」

  「是……」

  「七夕晚上洗好脖子在家裡等本大爺。」

  「是……哈?」

  「穿浴衣啊,笨女人。」

  這樣,算是攻略成功了吧?

  「哼,聽到了還不趕快去場上,今天的對手可是本大爺我,感激涕零吧妳。」

  「不──誰都好我不想跟你打啊──」

  雖然冰帝的大家對佐倉都有好感,不過……面對冰帝皇帝的如狼似虎的眼睛盯著,大家還是避開了。

  「抱歉啦,小瑶。」


完?
引用 URL
http://geadu.blog.fc2.com/tb.php/51-2cdb2039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