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
12.10

吾命騎士-候補明祭司的私生活2



  內,寒冰×自創,BL慎。
 當寒冰直接摟住詩葛德的腰際打算進行拉開衣領之後,終於因為審判和太陽把門踹開的一瞬間抬起頭…

  「寒冰──?!」大喊了一聲,像是要救人般的著急張望室內,當看見眼前的景像後太陽愣愣的看著寒冰壓在身下的艷麗少年,只見少年張著檀口上頭還有些唾液滑落在嘴角、雙眼迷離不停喘息著,身上的衣服更是不整齊更是媚惑著看到此景的眾人。(作:這段真是炸到底。)

  「詩、詩葛德大人!!!!」祭司勉強探進頭卻發出尖叫,臉色發白的抖指驚恐看著馬上暈了過去。
  
  「……」很冷靜的,從詩葛德的身上離開,寒冰臉上更是掛著正統的冰.霜。

  「……」後者更是默默起身,整理好自己的儀容,臉上還帶著微紅也掛上了陰沉「…對不起,我不該翹掉唱名的……」隨後馬上拖著……不,是輕易抱起一邊發動著傳送陣踏進去。

  寒冰默默看著眼前的人兒,最後詩葛德只小小聲的說了一句……

  「藍莓派好吃,下次我還想吃……」

  「…嗯。」寒冰愣愣的回應,只見那雪白的身影進入充滿聖光的傳送陣中消失,似乎還看到那精緻的耳染上了紅。

  『………』審判和太陽對看了一眼,再看一眼寒冰,只見寒冰難得的皺著眉臉上微微的紅嫩,最後站起身把所有點心袋子全交給兩位騎士。

  「太陽幫我請假。」一句話,不然知死。寒冰的表情已經不是那種"裝冰"而是冰到可以讓空氣中的水分子給聚集起來變雪花了,雖然太陽不介意吃一碗雪花冰。

  「寒冰兄弟保重,光明神和太陽祝福你身體能夠康復。」好吧只能請三天,記得三天後做藍莓蛋糕給我吃。照這個狀況太陽還是忍不住開了條件。

  「………」好。應了一句,隨後看向審判…開使用眼神交流。

  "幫我把袋子發出去我得休息。"

  "那個被你推倒的少年要怎麼辦?"

  "…不知道。"

  審判嘆了口氣像媽媽疼惜兒子…不對,是爸爸摸年幼的孩子的頭的感覺,伸手過去摸。

  "加油。"太陽瞄了一眼,彷彿是在說你在加油個什麼勁…




  一陣白光,詩葛德從光明殿的大門出現,不過當看到殿內依然聚集著許多祭司和候補差點失手把手上報的祭司給扔下去「……教皇大人…」詩葛德的雪白額尖,冒出一條筋。

  「候補明祭司-詩葛德。」聽到唱明祭司叫出自己的名措手不及把手上抱著的祭司給輕放在旁邊的椅上,漫步走向前。

  緩緩的步過紅毯,上了階梯到中間面對教皇時屈膝跪下。

  教皇也跟著站起走向詩葛德,雖然、雖然眼前的乖孫這麼的可口還是要忍耐啊!!!!!「吾,賜予你-詩葛德光明神的慈悲、寬恕……」

  數道聖光包圍著詩葛德,加上詩葛德的聖光本來就龐大於是更加的閃亮,直到聖光緩慢消去之後,教皇輕拉起詩葛德的手讓他站起「…大家,可以離開了。」

  突然發覺寒氣往自己身上聚集,臉色蒼白的將頭抬起看著蓋著輕紗的教皇陛下…「爺、爺爺…」聲音完全顫抖,之後被低聲命令到光明殿的深處,即是教皇的辦公室,教皇拂袖離去詩葛德低著頭讓長髮蓋住臉也跟著走去。

  眾人滿頭大愣跟問號,搞不透為什麼教皇會堅持這候補的祭司,最後漠然感到陰暗寒冷的氣息馬上鳥獸散奔逃而去。

  教皇,也是個狠腳色啊!!

  當走進教皇的辦公室之後,教皇搶先一步反鎖大門臉色陰暗的扯下輕紗跟身上的華服,留下輕便能行動的服裝,詩葛德大愣更退一步「爺、爺爺你想做什麼!?」他驚恐著。

  「做什麼……」教皇露出用法術維持自己十四、十五歲的稚氣臉孔呈現陰沉還附帶微笑走近詩葛德…

  "爺爺他黑了!絕對黑掉了!!"詩葛德不斷乾笑繼續退,直到背靠上了桌子停了下來,「爺爺…冷靜點說啊……」詩葛德忍不住坐上辦公桌剛好教皇身體靠的更過來,而教皇的身體剛好卡進詩葛德的雙腿之間。

  「你竟然開溜了……我的可愛乖寶貝……」輕聲喊著,立即讓詩葛德臉紅又起雞皮疙瘩的效果產生。

  「爺爺你自己說儀式很無聊的所以我才……」

  「不要叫我爺爺,你只是我乾孫子而已!!!!」猛然的大吼,讓詩葛德又愣了愣「我不能看不到你……葛。」教皇的臉又暗沉下來皺著眉望著。

  「可是……唔!!」猛然被吻上並更加吻,侵佔性的在那身上留下自己的味道,教皇不滿著詩葛德身上有淡淡的藍莓味還有那冷冷的體香,詩葛德的體香是牛奶味……被冷冰冰的味道蓋住……真是有點不爽……

  當教皇想往下舔弄時被詩葛德那輕喘迷濛淚著眼皺眉的樣子愣住了,輕嘆口氣,起身背對著……「葛,離開吧……」

  詩葛德愣了愣,皺眉伸手輕撫著臉孔卻還是聽到他低喃一句……


  「快走……。」



  離去的那一夜,三人都不好眠。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