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01.18

【全職 隨寫 ooc慎】 The Beginning

Category: 未分類
慎入,只是腦袋流入了不該有的記憶

【中譯字幕】ONE OK ROCK - The Beginning:http://youtu.be/Fe7zw1-7COo



他帶她來到這裡時,興欣戰隊的大家訝異著。

連葉修也稍稍緩下手速,豎耳聽著。

「晃老大這妹子是誰?是新血還是你勾搭上的?哎呀好痛只是問問而已麼老大小氣鬼什麼都不給問的我就不信大家不好奇。」在嘮叨的黃少天被青年巴了一掌,沒有立即反擊則是哀傷躲去一邊碎念著什麼,被喚為晃的青年橫眼掃過去只見黃少天噤聲。

「這妹妹是?」蘇沐橙湊近看著晃身後的女性,偏瘦、虛弱,但眼瞳十分精神,她眨巴眼睛回望著蘇沐橙傻傻的笑著。

蘇沐橙瞬間被擊殺。

「橙,她是——」晃正要開口,女性便笑著說道:

「你們好,我是殷言。」

「她是我姐。」

眾人大噴,其中有幾人噴髒螢幕兼具手抖,所幸手速高超瞬間救回場子。

騙人!這臉根本比你年紀小吧先生!!內心咆哮著的大家眯緊眼加快走位迅速推倒三王,只剩下勾出隱藏BOSS而已,中間稍緩一下。

「她跟阿葉同歲。」晃指指那個在一邊指揮的葉修。

「噗——」

「噗——」

「噗——」

「噗——咳咳咳……」

「不就比晃老大還小?哪有人叫比自己年紀小的喊姐姐啊真奇怪,晃老大別別別鄙視我啊啊啊我認輸認輸認輸,啊喂剛剛誰噴的跟我站出來跟本少PKPKPKPKPKPK!」

在歡樂的場景下,殷言笑出聲輕輕的拉著晃的衣角,晃也靜靜的,只是讓她拉著。

『我帶妳來了,所以……』

——

『I risk everything if it's for you

「如果是為了你,我願意冒任何危險」

I whisper into the night

我對著黑夜低語』

——

葉修靠在門邊叼著煙草,目光注視著坐在床邊椅子的他,沒有見過的一絲憔悴在晃的身上。

手邊整理好的數據分析,夾雜著零散幾張的醫院證明,再看過去是殷言躺在床上,那幾乎微小的浮動讓人覺得她近幾停止呼吸了。

沒有對話,只是靜靜看著他的背影。

——

前往去醫院拿戰隊的隊員體檢報表時,無意間經過了3756-4病房,那時病房門未關,卻讓他鬼使神差的探視過去。

無意識、像是被吸引著。

單獨病房,病床散落了幾本書籍,然而她拖著點滴架及機器靠在窗邊,像是等待著什麼,更像是迎接著什麼。

晃不自覺站到她面前,她像是回過神一般,茫然望著他。

她開口了。

他蹙起眉心。

『……我們,是不是哪裡見過?』傻傻的笑容給她沾染了精神。

『 愁いを含んだ閃光眼光は感覚的衝動くらいね

眼裡一閃而過的悲傷讓胸口的感覺爆發』

——

當她吆喝著放飯的時候,一群男人們一臉菜色。

不是殷言煮的不好,而是肉少蔬菜多,惹得大家哀嚎遍野;倒是女孩們笑得開心,養生全餐減重美容啊!

於是嗜肉男士們一律裝死,拿著白飯跟湯以及香噴噴的涼拌小菜蹭去電腦前,直到被殷言盯上……

首先被殷言盯上的是葉大神,端了一盤菜放到葉修眼前這麼囑咐著:吃,老是吃肉不健康。

葉修眼神噁迴避。

一個響指讓眾人抬頭,晃輕輕挑眉:「包子、少天,架住那個葉不羞。」

「是的船長!」

「噗咳咳咳咳!」

「幹什麼幹什麼!」

晃一個眼神過去,「叫你浪費食物。給我吃。」

「青天大老爺唷!小人我並沒有浪費天賜糧食啊啊!小人冤枉啊!」

在大家看熱鬧的笑聲,帶著小小的輕笑,悄悄的藏著在袖子下的手臂。

這是唯一讓她笑的方法。

當時的葉修想著。

——

『Just give me a reason
請給我一個理由

To keep my heart beating
讓我的心臟繼續跳動

Don't worry it's safe right here in my arms
別擔心,在我懷裡你就是安全的』

——

「我不想回醫院。」

「必須去,阿言。」

殷言縮在床上,像個孩子鬧脾氣;天氣稍稍炎熱的關係連殷言都穿起夏季衣服,只是裸露的臂膀佈滿無法消退的針孔。

「我不要。」

「我們必須比賽,無法帶妳去、無法照料妳。」

殷言像是負傷的小獸,更是瑟縮一旁悶舔著傷口,不想讓人碰觸。

她知道回去了,即便是再也無法見到了。

「我讓人帶妳回醫院,等我回來。」

比賽回來就去接妳。

對她來說是多麼遙遠的事情。

不容許拒絕的語氣,讓殷言像是哽著魚刺,無法吞嚥而刺痛。

為了冷靜的晃,便安置好一些東西說了些話,匆匆離去。

望著關上的門,殷言緊緊握著自己的手,痛恨著自己無法再多陪伴他一些。

知道自己的出現,是累贅。

知道自己的出現,是弱點。

不行,還是要做什麼……殷言爬了起來,忍著莫名的疼痛抓起筆及畫冊,開始畫起。

「阿言。」

「不要進來。」

葉修蹙眉,深深吸了口煙後將煙捻熄,便打開門。

散落的紙張畫滿了衣裝、武器、飾品等等小物,讓他愣著。

除了上頭斑斑淚滴以外,幾乎是純手稿的設計。

一個人是要如何在兩小時畫出如此大量的設計手稿,構思到底從何得來?

「我不是說過了、不要、進來嗎?」斷斷續續的哭聲,一臉嫌惡的望向踏進來的葉修,殷言差點甩出手中的鉛筆遷怒於他。

葉修望著倔強的她,蹲下將零散的稿紙撿起……

「我撐不了你們回來。」

「我只能畫。」

葉修靜靜的聽著。

兩個人雖然沒有血緣,但性子幾乎相似,彆扭、又想給珍惜的人最好的東西。

還不想離開。

「我不想離開,但我——」

只剩下這些了——

「嗯。」葉修坐到一邊,伸手輕輕揉殷言的頭髮。「就畫吧。」

期間,殷言對著葉修嘮叨著:

這是我的記憶,跟他的。

我幫他記得,所以畫的出來。

他擅長的、喜歡的,都在這裡。

「阿修,拜託你……幫我陪他……」

「他害怕寂寞啊……」

——

『Never give up
永遠不要放棄

悲しみも切なさも
令人悲痛而無法忘懷的絢麗』

『Telling me it's not my time and don't give up
告訴我別放棄,我的大限未到

I've never stood up before this time
在這之前我從未起身抵抗過

でも譲れないもの 握ったこの手は離さない
但這次緊握在手心裡的,我絕不退讓』

——

在晃上場前一天,葉修借用了機台與晃交易。

令人熟悉的武器、衣裝、飾品,以及顯眼的背飾。

那是一個小娃娃掛在腰間。

「阿言讓我給你的。」

隱忍的語氣,晃不自覺殺氣爆出:「你讓她,碰遊戲?」

「不,這是她的設計,材料、數值也是按照她的製作,所幸榮耀剛好有這些牛逼的材料……不然小人我也生不出個所以然。」

依稀記得,很久很久以前,那身影拿了細緻的娃娃給了自己。

『戴著,這樣你去哪裡,我都可以跟著。』

——

『嗶——』

心跳已經停止。

——

「……我回來了。」

「妳怎麼……不等我回家呢……阿姐……」


引用 URL
http://geadu.blog.fc2.com/tb.php/201-20730182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