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10.08

冷靜與熱情之間(冰漾,微夏千)

Category: 《特傳-雜》




  內有H滲入。

  配對乃為冰炎×緒冥漾,些微藥師寺夏碎×雪野千冬歲。

  題目是百題內的 039. 冷靜與熱情之間。


 
 
 
    冷靜與熱情之間
 
  啊、令人悠閒的星期三。我如此感嘆著臉上還掛著幸福的笑容吃然表哥送來的蛋糕,不會膩、煉乳製成的奶油、軟澎澎的海綿水果蛋糕…喔!親愛的然表哥我愛死你跟辛西亞學姊了,每次都拿剛出爐不久的蛋糕給我讓我度過這閒暇的星期三下午。我輕輕翻弄著小心翼翼切下來小塊蛋糕又送入嘴裡。
 
  沒有任務、沒有社團、沒有學長的操練真是美好啊!我如此的想著,突然而來的敲門聲打斷我與水果蛋糕甜蜜蜜的相處日子……
 
  是誰!?誰這樣要阻礙我與甜點之間的戀情!?
 
  「漾漾,是我,千冬歲。」咦?千冬歲的任務完成了?我疑惑的想著放下蛋糕上前去開門,然後站在門前的千冬歲用不到0.000000001秒的時間衝進來把門關上,開始下結界。
 
  千冬歲,你是被夏碎學長追著跑嗎?做的太操勞受不了夏碎學長的一夜七次?我坐回床上切了塊蛋糕放在小盤子上要給千冬歲吃然後拿起自己的蛋糕一邊吃一邊想著問題。
 
  「漾漾!用你的妖師之力阻絕夏碎哥吧!」千冬歲突然道出這句。
 
  「噗───────────────咳、咳咳……什麼?」千冬歲你害我的蛋糕噴了出去…這是然表哥送的美味蛋糕啊!
 
  「快點、不然夏碎哥要來了!」千冬歲紅著臉催促著我,可是,阻饒夏碎學長會很慘的啊!!
 
  「可、可是這樣的話……」我猶豫著,在思考這樣做會被夏碎學長會用哪種方法害死、是被小亭一口吞還是跟學長告密我跟千冬歲……呸呸呸、我在想什麼啊!我巴了自己的臉,嗯,不大不小剛好打醒我那腦誤的腦袋,很痛。
 
  突然千冬歲抓住我的肩不停的搖晃著我,「漾漾、有事後果我承擔就好!儘管做吧!!」等等、千冬歲,你平時的冷靜去哪裡神遊了啊?
 
  「哈啊啊啊啊啊啊?」被搖晃了幾下頭真暈、我也只好硬著頭皮……『藥師寺夏碎,不能進來褚冥漾房間。』唸完之後,聽到外面沉穩的腳步聲,頓時我寒毛豎起顫抖的望向門。
 
  「千冬歲。」夏碎學長的聲音從門外傳出,低沉、微惱怒的感覺讓千冬歲微愣了一下又吐了一口氣,「……你請漾漾用了妖師之力嗎?」
 
  囧。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啊!夏碎學長在生氣了啊啊啊啊啊!我要怎麼辦、會不會被小亭給吞了或者是被學長教訓啊、嗚嗚……我抱著頭在房間裡慌張來回踱步,千冬歲冒著冷汗故作冷靜的拿起我幫他準備好的蛋糕開始吃了起來。
 
  為什麼你還能悠哉的吃啊!?我錯愕了,不過千冬歲也會有怕夏碎學長的時候呢……
 
  「不說話嗎?那……漾漾,」硍,換我了……嗚、在天上的阿嬤要保庇妳家的孫啊,妳家的孫……還不想那麼早死啊!「請還我我家的千冬歲。」
 
  嗚哇!那帶笑的聲音讓我起雞皮疙瘩然後想死啊!臉上掛著黑線,我不停的摩擦我的手臂望向了千冬歲,千冬歲抬起頭看著我然後,搖頭。
 
  千冬歲你這笨蛋!不要這樣嘛、乖乖跟你家哥哥回去我們都安然無事了啊,何必牽扯到我……為什麼不去找萊恩……我內心不斷自己OS,然後開始絞起手來。
 
  「我、呃……」猶豫了會,深呼吸了一口氣讓自己靜下來,「夏碎學長你肯定做了什麼事情讓千冬歲不得不以跑到我這,連萊恩都擋不了,所以我不還!」堅定的說出來了,然後我腳軟跪在地板上。
 
  千冬歲看著我,淡淡的露出苦笑。朋友,夏碎學長到底對了你做了什麼事情啊!?
 
  「……只是對他做了跟冰炎對你同樣的事情。」又是那種帶笑的聲音!……不對,什麼學長對我做同樣事情啊!!而且為什麼你會知道!?聽到這我臉漲紅起來,然後著急的望向千冬歲,只發現千冬歲的頭低下默默吃著蛋糕,他的耳朵是紅的。
 
  不對!親愛的千冬歲你也知道!?
 
  「什、什麼學長對我做的事情啊……」我裝傻,然後目光緊盯著千冬歲。
 
  「喔?真的要我說出來……?就─────」突然,千冬歲站起打斷了夏碎學長要說的話,我發現他的臉更紅了。
 
  「夏碎哥、別刁難漾漾……。」細若蚊子般的聲音硬生生的從千冬歲的口中說出,喔,朋友,你終於願意出面解決了我好感動。
 
  「那千冬歲,跟我回房間?」原本稍微滿溢出來的惱怒淡淡的緩和下來,千冬歲猶豫的看了我。朋友,這是你的決定不要看我啊!
 
  「……好、但是不能對漾漾怎樣,是我拜託他的。」呃、千冬歲,這樣好嗎?這樣你會很累的,可以嗎?我擔心的望著千冬歲,他看到我的眼神笑了笑搖頭,「漾漾、解除吧。」
 
  「喔……」吐了氣,「藥師寺夏碎,可以進來褚冥漾的房間。」聽到像玻璃般破碎的聲音,千冬歲的結界也解除了,最後夏碎學長開了門走進來,嘴角還帶著笑。
 
  不過他手裡拿著冬翎甩還有他身後的小亭是怎麼回是啊啊啊啊啊啊啊!?
 
  千冬歲站起將我扶起,我愣愣的望著他,然後在我唇上一吻。
 
  我石化了。
 
  然後這個房間充滿夏碎學長冷靜的殺氣。
 
  「漾漾,不好意思給你添了麻煩……」我腦袋放空。
 
  「………」
 
  「蛋糕很好吃,謝謝你。」又吻了我的臉頰,完全放空的我更是感受到如烈火、冰塊般的殺氣。
 
  是學長。
 
  是學長……
 
  「夏碎,把你家的帶走。」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學長啊!「褚,閉上你的腦。」
 
  夏碎學長一口起攔腰抱起了千冬歲,千冬歲一動也不敢動的窩在夏碎學長的懷裡,然後,我看到小亭不停扯著夏碎學長的紫袍眼睛虎視眈眈的看著我親愛的然表哥給我的水果蛋糕!
 
  喔不、住手!誰也不能搶走我的甜點啊!
 
  夏碎學長低頭看了小亭又順著小亭的視線看向了我的水果蛋糕。誰也不准帶走我的蛋糕啊!
 
  "啪"好痛!學長你做什麼打我頭!?
 
  「你太吵了,夏碎,蛋糕你可以拿走。」
 
  「咦!?學長你怎麼可以──……對不起,我的錯,我閉嘴。」對上學長的視線,他的眼睛從紅色變的更深沉,看著我。
 
  「謝啦搭檔,」小亭非常樂的衝過去把我的蛋糕搜刮乾淨,提去夏碎學長身邊,「對了,漾漾還被吻了喔,唇和臉頰。」惡劣的笑容掛在夏碎學長嘴邊…夏碎學長你這混蛋白痴笨蛋你做什麼跟紅眼殺人魔王兔說啊啊啊啊啊啊!我冷汗浸濕了我的衣服又想起被千冬歲吻了唇和臉頰又紅了起來,學長瞪了我一眼。
 
  「夏碎哥你怎麼可以這樣、不是答應我了不可以對漾漾怎樣嗎?」千冬歲慌張的想下來,而夏碎學長緊抱著不放。
 
  「我沒有對漾漾怎樣,是請"冰炎"對漾漾怎樣。」嘴角弧度越來越高,像是惡魔的笑吻了千冬歲的唇,讓千冬歲紅著臉靜了下來。嗚、怎麼這樣啦……
 
  「嘖,快滾啦。」學長越過夏碎學長他們然後靠向我,我後退。
 
  「是是、」稍微揮了下手抱好千冬歲關門離去,臨走前千冬歲用愧疚的眼神望著自己。親愛的千冬歲,罪魁禍首是你為什麼要用愧疚的眼神看著我!?
 
  「礙事的人走了……」不、學長,別過來,我會咬人喔!「哼,不怕你咬……」
 
  什麼!?我退退退,終於退到床與窗的盡頭發抖著,我想逃。
 
  「不准逃。」阿姊啊!快救救你弟弟啊!阿嬤!!嗚嗚……
 
  柔軟的唇附上我的,輕輕舔著將我的唇瓣含入吮咬,身體……好像開始酥麻了………
 
  「為什麼不要拒絕千冬歲的吻……?」低亞的聲音從學長口中說出,他的舌尖舔弄著我的臉頰,又輕又重的…學長、你冷靜點嘛……
 
  「我很冷靜的問你,不然早就馬上把你吃了……說。」學長的手沒有空閒似的解開我的制服釦子,我抽氣起來,微涼的空氣讓我顫抖了一下。
 
  「……千冬歲…只是在道謝啊、呃!」胸前的乳蕊突然被捻起,我克制不住發出微弱的呻吟聲,好麻……胸前麻麻的…
 
  「喔?道謝可以用很多方式的。」舔在頰邊的舌尖緩緩往下移動,細舔著我敏感的頸部、鎖骨,可惡…一直揉那……好熱…不要再揉了……學長…
 
  「這是處罰,褚。」學長勾起了好看的笑容讓我臉紅一會,張口開始含住我逐漸挺立的乳蕊細吮、輕咬,讓我敏感的挺直背開始迷濛了眼眶…學長、你……我不是女的、我也沒有懷孕…沒有母乳啦、
 
  像是故意般的用齒扯了扯乳蕊讓我叫出聲,學長瞇起了好看的紅眼瞪我,「別多話。」
 
  「學長、不要含了好不好…好熱好燙……嗚…」不知不覺我開始求饒抽泣,直到我的皮帶被扯了出來解開褲頭露出還被內褲包覆些微挺立的分身,學長帶著薄繭的手隔著內褲碰觸著,我感覺到那邊好像開始濕濕的了……
 
  修長的指尖在我內褲延正挺立的分身上滑動著,我撇過頭想合起雙腿卻被架住,學長的指尖正在…正在撫摸那裡……好丟臉。
 
  「並不丟臉喔…褚。」我淚著眼眶皺眉頭望學長,下身不自覺的開始磨蹭了學長的手起來,分身越來越挺像是要把內褲撐破似的,我只好手緊抓著床單開始抽泣。
 
  「學長、過分……?」像是嚶嚀又像撒嬌的聲音說了出來,突然間我的內褲就這樣連著褲子被脫下來,毫無遮掩物可以遮住我那因為內褲脫去分身挺的高高的樣子,一瞬間我又紅了臉,接著更錯愕的看到學長從我的胸口往下舔去,含住我的,「呃啊、不…不要含……」
 
  學長不說話,頭依然低著,血紅色的髮絲混著銀色散佈在我的下腹部,一想到學長在幫我口……我…
 
  讓我感覺滾燙的舌尖從微吐出苦澀液體的地方舔去,唇覆蓋上來含著頂部的地方…嗚、哪有人從那開始舔的……我抱怨,更是扯起被子咬住,學長卻伸手制止我咬被子還把我的被子抽開。嗚…連咬被子壓抑呻吟也不行嗎……
 
  「你的呻吟很好聽。」低沉的輕笑







  (待續,明天再補。(?)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