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
08.04

【跡部】 帶妳去旅行。


痛,慎。



他一如往常,在百忙之中總是無意間空下一段時間,搭上自家私人飛機到某處。

沒有一定的地點,沒有一定的時間。

平靜的海岸線總是讓他鬆了口氣。

有著私人的海域沒有不好,但總是少了一種感覺。

少了一點深刻的記憶來做調味,給予自己的生活。

「老爺,到了。」他彎下腰附耳在跡部耳邊輕聲,只見他輕輕眨眼,隨意擺擺手。

「是。」見著管家之一的他退下,跡部起身離開了寬敞的座位、下了飛機。

不是記不起他們的名字,而是在這時間點,對於複誦他們的名字毫無興趣。

潮水帶來的鹹味像是要滲透過自己的身體,深深的將自己將近半年來工作疲憊的身體包覆住。

『如果在自己喜歡的地方閉上眼睛,好好的用其他感官感受著,自然會放鬆。疲累也會一掃而空。』她是這麼說著,跡部總是在自己疲憊的時候想起那段話。

隨意撥散了瀏海,跡部從口袋中掏出純白紙盒,拿起香煙含在薄唇之間。

會抽煙的習慣,是在她離開之後。

還記得她喜歡白鼠尾草帶點辛辣的味道,也常常看見她焚燒著,說是要淨化空間——

也就習慣那股香氣。

以及中國茶的味道。

修長的手指點燃鼠尾草所製作的香煙,沒有深深抽了一口,而是放著它燃燒著。

有些熟悉但陌生蓋過這股感覺的香氣。

果然……少了她的味道。

少了她的味道混著自己淺淺的薄荷葉和玫瑰的香氣。

抽出皮夾之中,那張邊角磨損的相片……跡部用著懷念以及眷戀的目光看著。

蔚藍色的眼眸充滿著情緒以及深深的思念。

捧著桔梗花束的她,原本蒼白的臉因為開心和興奮的關係而抹上淺淺的紅潤。

化妝品無法遮掩她毫無血氣的臉孔,只能讓她勉強看起來精神些。

『謝謝你!我很開心!』她這麼說著,一臉開心的把花束捧著好久好久,之後依依不捨的仔細插進水瓶,拿著使用已久的相機仔細拍著。

跡部還記得,他問過怎麼不用他買給她的單眼相機。

『這是在遇見你之前,自己買的,不一樣。』她翹著嘴角,手指輕輕摩挲紫色花瓣。

『有很多記憶在裡面。』

跡部無語,他知道的。

無論哭著笑著,她都會記下。

不管是玩笑還是揶揄,她都會放在心上。

所以他總是捨不得她在自己和他人的無意之間,傷了她。

『沒事的、請別介意。』

在她說出這類似的話時,自己會無意識的收了口,不自覺地拉著她。

在她面前,總是比在熟人面前更是不成熟以及孩子氣。

「……」想想當時,也傷了她許久。

也多虧她的包容——

「……喂,這是妳喜歡的海邊。」跡部喃喃低語著。

「……本大爺會帶妳去看每個國家的海岸。」

海浪拍打的聲音像是回應著跡部的問話。

「……之後還會去其他妳喜歡的地方。就算本大爺去膩了。」

『景吾。』

『啊嗯。』

『就算跟你去同樣的地方,我還是很開心。』

『嗯。』

『因為只要跟你在一起,就算是同樣的景色,還是有著不同的美麗。』

「……答應妳了,帶妳去旅行。」

手指輕輕摩挲照片上的女性,鼠尾煙草的味道也因為燃燒殆盡而漸漸散去。

引用 URL
http://geadu.blog.fc2.com/tb.php/168-fb38f4c5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