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11.09

【夏千】H也是要有情調。(未完)

Category: 《特傳-雜》

    單純H。

  藥師寺夏歲×雪野千冬歲滲入。




  紫館裡深處的和室內,緊閉的紙門稍微映上人影。

  千冬歲捉著自己早已被扯開單衣衣領緩緩往後,下半身早已沒有衣物遮蔽。

  喔、是的。

  無意間因為早起迷濛還頭痛著,然後在假日的今天削蘋果削到自己的手狠狠劃了一道血痕,最後又耍笨似的踩到因為昨日身體不適而隨意丟在地上的移動符啟動,結果無力抓著蘋果左手食指上還噴著血去了最敬愛的夏碎哥哥那邊。

  剛好跨坐在正在熟睡的夏碎哥哥身上。

  「………」千冬歲一面含著自己受傷的左手食指,緩緩的兩腳開開站起,握好削到一半還染血的蘋果,退一步。


  黑蛇小妹妹揉著眼拉開紙門,看見是千冬歲又打了哈欠關上去,睡她的冬眠回籠覺。

  『因為千冬歲媽媽是主人的弟弟嘛。』日後的黑蛇小妹妹如此的跟褚冥樣說。


  很不巧的,因為實在不舒服往後跨的右腳一陣踉蹌不小心抽筋往後像是挑物線的跌下去,屁股著地,然而牙關咬緊倒抽一口氣狠狠的把左手食指的血給噴了出來。

  千冬歲的口腔都是血味。

  真的實在狼狽……吃疼的千冬歲皺起與夏碎一樣的臉,索性直接把自己的左手食指給抽了出來,牽引著他自己的唾液滑出美麗的弧度,然後舔沾到唾液的嘴角,倏地,千冬歲愣愣的看著前方。

  夏碎臉色陰沉的醒了。

  不,或許還沒醒。

  他的眼裡還迷茫著,雖然臉色非常的差。

  眾所皆知,好學長夏碎、好搭檔夏碎、好哥哥夏碎……有驚人的起床氣。

  千冬歲冷靜的往後挪了挪,眼睛直盯著表情尚未變化的夏碎。突然,夏碎皺眉頭了,他原本盯著千冬歲的臉現在卻往下看,是他的腳。

  他的腳被壓到了,非常痛。

  千冬歲心裡感到不妙,手依然抓著快被掐出汁的蘋果吃力的撐起身體,該死的右腳又急促抽筋起來要死的疼又跌回夏碎的腳上。

  夏碎的臉又變了,他的視線從他自己的腳緩緩的往上移去………

  『糟糕!』千冬歲感到不妙,用力狼狽的拖著右腳往後爬去承受著如同視監的視線,經過剛剛的驚嚇左手食指的傷口又噴出血來,千冬歲因為這裡是他所敬愛的夏碎哥哥的房間因此在在血滴下之前馬上又把手含進去,等到那個視線讓自己刺痛的時候才回過神。

  「………哥哥?」疑惑的開了口,嫩唇還沾染淺淺的血,讓夏碎的紫金色瞳孔變的深沉。

  此刻的夏碎,髮散開披在身上、深沉的瞳孔有著淡淡的邪氣、敞開的白色單衣露出漂亮線條的鎖骨及胸口,蠱惑著。

  千冬歲吞了口唾液,手邊的蘋果快要被他掐˙爆˙了。

  和室瀰漫著香甜蘋果的香氣,搖晃的燭光………

  腳抽筋正顫抖不已的千冬歲皺著眉,眼角似乎閃耀著淚光,唇含著左手指尖唇角還有淡淡的血,單衣遮不住那佈滿冷汗的身體以及屈起的白皙雙腿,臀部若隱若現,右手還拿著快捏爆的蘋果……

  夏碎拉開被子緩緩起身漫步走向靠在牆邊的千冬歲,蹲下,單手執起那白皙的右腳踝看著,「……歲,疼嗎?」

  千冬歲楞住似的張大眼,隨即垂下眼眸,「…夏碎哥、對不起……我……!!」話還沒說完,感覺從右腳底的濕潤柔軟溫熱感覺讓他嚇了跳!

  「哥哥、呃……」像是求饒的呻吟,雙腳的腳趾緩緩捲屈起來抵抗著又腳那奇怪的感覺……夏碎哥,在細舔他的腳……

  輕輕的吮著,憐惜、溫柔的舔舐著。

  「呵……歲好可愛……」瞇起了眼眸,舌尖惡意的往上舔了腳趾,含了進去吸吮著,另一手從千冬歲的大腿故意慢慢的滑了進去,他知道的。


  他寶貝的千冬歲不會像他一樣………

  不會穿著內褲睡覺。

  所以他要把他寶貝千冬歲的內褲給輕輕的扯下來………


  「嗚、啊……夏碎哥、住手…請你……」千冬歲不知道什麼時候把手指從口中抽了出來,右手則是抓緊已經碎了一半的滴汁蘋果,「……不要…別舔……」

  已經變的深邃的眼眸帶著笑意,夏碎的舌尖離開腳趾往小腿舔去,輕輕的畫圓,或許感到不滿足反將千冬歲的右腿抬起,將千冬歲的內褲丟去一旁。

  「哥、哥哥……?」千冬歲那顫抖疑惑的聲音似乎勾起了夏碎的惡趣味,他將抱起千冬歲使千冬歲平躺,跪著用居高臨下的視線抓著千冬歲的腳,由腳跟、腳踝、小腿肚一路舔去,甚至又輕又重的畫圓舔著,由這個姿勢可以看見千冬歲那迷濛濕潤的雙眼、輕輕顫抖的臀,以及……開始起反應的脆弱慾望。

  「歲……你開始起反應了…喔?」低沉的笑聲,千冬歲立即從疑惑進化為錯愕,感覺到敏感的大腿內側有著細微的搔癢感,是夏碎的髮。

  夏碎的舌尖在關節處舔舐著,準備往大腿領地前進。

  讓千冬歲紅透臉掙扎起來,不顧右腳再次抽筋抓緊已經鬆開的衣領往旁邊爬開,夏碎沒有預料他寶貝弟弟會因為這樣害羞最後逃開他。

  「……」現在的千冬歲,秀色可餐。

  夏碎撿起已經被捏碎一半的蘋果,任由汁液流下沾滿手,夏碎勾起笑容綴吮著蘋果汁
,他的起床氣魔王模式是不是啟動了?千冬歲冷靜的想著。
 
  經過就是如此,我們回到第一段  千冬歲捉著自己早已被扯開單衣衣領緩緩往後,下半身早已沒有衣物遮蔽。 的地方。(淦)
 
  「搏。」夏碎左手捏劍指瞇起眼,隨即千冬歲像是犯人一樣兩手臂被無形的條狀物體纏上去高舉過頭,兩腿叉開跪在榻榻米上,溼透的單衣此刻看似半透明個好春光。
 
  「唔……」因為是哥哥,所以不能反駁,更何況尊重長輩是常理,所以千冬歲不會掙扎。
 
  夏碎走到千冬歲面前也跪著,伸出手非常刻意的將單衣下襬拉到骨盆處稍微露出那因為驚嚇而萎靡的慾望,千冬歲的臉上又浮上紅暈索性緊閉眼不看。
 
  他知道,他最敬愛的夏碎哥哥現在也是一副媚態。
 
  隱忍著什麼而延著頰邊滴下的汗水、迷濛尚未睡醒的深沉紫金眼瞳,誘人的鎖骨、散亂的髮絲、隱約看見的深色乳蕊……
 
 
  為什麼夏碎哥的是深色的?
 
  我也好想跟夏碎哥一樣是深色的啊!!
 
 
  『歲,你以後也會變成深色的。』這是事後哥哥如此安慰著他弟弟。
 
  「……歲,為什麼你的軟下來了…?」像是撒嬌的聲音竟然從夏碎的口中說出來!這不是夏碎這不是夏碎啊!!
 
  「啊?」顧不得害羞千冬歲張開眼,但卻發現眼前的夏碎的衣帶已經解開露出美好緊實的身軀,吞了唾液眼睛直盯著,下腹似乎有股熱潮集中。
 
  「……這樣就起來了?」修長的指尖碰觸著千冬歲脆弱又半挺立的慾望讓千冬歲倒抽口氣,咬住唇悶聲,「歲…這樣不乖……」
 
  像是抱怨的語氣,夏碎勾起千冬歲的下巴唇與唇磨擦著,最後舌尖舔口千冬歲的唇,撬開、探入,舌之間的抵觸、引起千冬歲一陣陣的顫慄。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