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
11.22

鴛鴦醉

Category: 未分類
  私心非常大,洗自己的腦用。

 這是美人傲嬌金吾衛上將軍八重雪&自創角啦(掩面羞跑) 

好了大家可以舉起好折凳打我了。



   鴛鴦醉

  『他難得喝酒了,金吾衛上將軍。』柳睦軒左肩支撐著已經喝醉的八重雪,搖搖晃晃著扶著,八重雪精緻的臉蛋上有著因酒而燥熱的紅暈,反而天上一股媚意,柳睦軒嘆口氣將自身拖地的銀白長髮撈到胸前,彎腰使力一下讓半昏迷的八重雪完全靠上自己的身體,耳邊只聽見他喃喃低語又睡去了。

  果然是醉了。柳睦軒露出苦笑,抬起頭望了高掛黑幕的圓月,上頭有幾朵灰雲遮著像是薄紗遮掩住絕世、傾國傾城的美人兒的臉一般,就像他一樣。

   美麗又傲人的金吾衛上將軍。

 藉著手中把持的燈籠回到廂房,體力差的柳睦軒一邊喘氣一邊移動著,後腳跟踢上門關的密實。

單手將燈籠裡正在燃燒的紅燭拿出點燃床榻不遠處的燈臺,一瞬間燈火通明。

柳睦軒無力的吹掉手中的紅燭緩緩移向床榻,最後體力不支連帶半昏迷的八重雪倒在上頭。

  「呼……呼……」可惡……八重將軍你好重……我是個體力不太好的歌舞伎還指明我帶你回房……

就算我是你的舊識也不要叫我把你搬回房、去叫你的屬下啊!!

腦袋回想起在宴上某金吾衛上將軍直看著自己,最後還說了什麼等等要是倒下就叫自己帶他回房……

無力的內心吐槽著,柳睦軒稍微撐起上半身盯著看似熟睡的八重雪,懷疑他是不是裝睡。

  不過他那些屬下倒是一臉破天荒吃驚的要死,很有趣。柳睦軒忍不住笑出來,隨即馬上捂起自己的嘴。

  習慣性的將八重雪身上的零雜配飾拿下放置一旁櫃子上,像年幼的時候雖然一起玩累回來不過善後工作倒是是自己吃飽太閒不嫌累,看了他腰際上的楓橋夜泊決定打消幫他放刀的念頭。

這段時間,他又經歷了什麼事情讓他原本已經深沉的眼眸裡更加深不見底?

  輕拉起錦被把熟睡的美人兒蓋的密不通風,外面冷風颼颼光是自己就打了好幾個噴嚏總不能讓堂堂大將軍受了風寒吧?

柳睦軒抱持著這個想法吐氣,隨即發現到一件事情。

  忘了脫靴子。

 額上掉下三條槓,柳睦軒隨口暗罵自己怎麼如此的迷糊後一口氣將錦被拉至八重雪的大腿處、手忙腳亂的要解開長靴時突然一陣寒光反射頸上一涼,幾綹銀絲落在被上。

  「八 重 上 將 軍……」超級低音,白皙的頸側留下淺淺血痕,同時下出一身冷汗,裡面禦寒的墨色裏衣已經濕的貼背,如湖水綠的眸子此刻陰沉瞪向坐起的八重雪,很明顯的那是下意識反射動作,酒也大概醒的七七八八。

是不是為了爬到這地方如此磨練自己?

  他瞇起美眸嘖了聲,順手將繫在後腦的紅繩鬆開,一頭黑髮散落開來異常撩人,不愧是大明宮之花。

柳睦軒如此想著,指尖緩緩將抵在自己頸上的刀推開。

  「將軍你真重……。」既然將軍酒醒了,那麼身為伎就理所當然的要離開。

柳睦軒站起稍整了弄皺的衣物順便抹去那淡淡的血珠,努力忽視濕的透徹的裏衣,卻發現有炙熱的視線掃過自己, 「 既然送您回房了,那在下可否離開?」

  後者沒有回答,對於柳睦軒恭敬嚴詞並沒有太大反應,只是看向外頭冷風颼颼納涼道,「沒聽錯的話,噴嚏是你的。」

  「……」去你的!你這是裝睡!!柳睦軒粉嫩的唇角不斷抽搐著,「既然將軍示意在下留下,那在下恭敬不如從——」

  「何時說要留你的?」從床邊拿起擦拭刀身的白布細細擦拭著楓橋夜泊,狀似悠閒。

  「……」柳睦軒額上青筋浮現,不管身體多麼濕冷打算快步離去。總有天會被氣死……

  在推開門的瞬間冷風灌入讓柳睦軒銀髮紛飛、猛打噴嚏甚至有點發顫,迅速關上門。

  「不是要走嗎?」將楓橋夜泊收起,饒有興緻的笑著。

  「對不起,請您讓在下在這裡借住一晚……」我錯了,對不起。

欲哭無淚的柳睦軒陰暗著碧綠的眼眸,身體只因為濕衣被冷風吹拂而顫抖著,一舉一動收到坐在床榻上的美人眼裏,漆黑的眸子有了淺淺笑意。

  八重雪挑眉看著,「過來。」

   命令的語氣。 

「哈?」

  「還要講第二次嗎?」不容反駁的冷傲氣勢,柳睦軒往八重雪的面前走去,那頸子上有著血痕、白淨的臉也帶著蒼白,或許是怕冷而拉攏身上的衣物……

八重雪隨手拎起掛在一旁的看似保暖的衣物遞去,「換上。」

  「……現在?」柳睦軒頓了頓。

  八重雪馬上賞了個白眼,「不換就給我滾出去吹風。」

  為了不要在外面吹風柳睦軒認命的接過衣物,走至角落背對著八重雪解開束帶、綁腰、外掛、外袍。

  「……」始終有股灼熱的視線盯著自己背後,終於忍不住打噴嚏,柳睦軒不斷搓著雙臂,解開濡濕的墨色裏衣繫帶褪下,打了哆嗦迅速將裏衣脫去,瞬間銀髮飛散著遮掩住那誘人的背脊腰身,只留下算是貼身的長褲。

  柳睦軒嘗試挪動自己的身體,現在的他像是被獵人緊緊盯著的梅花鹿一樣,手拿起八重雪給自己的衣物抖開正要穿上時,一陣清香從衣裳裏傳來,柳睦軒皺眉不禁吸幾口嗆咳,咳完回頭狠狠瞪了八重雪,只見後者拿著白布捂著口鼻讓柳睦軒青筋又爆出。

  「那混帳果然又弄了奇怪東西。」

  「拿我做實驗品會不會太過份八重雪——呃、哈——」柳睦軒終於忍不住破口大罵突然一陣猛吸氣,跪在地板上不斷用力喘息著,淚水緩緩積滿碧綠的眼眸迷濛望著八重雪,「這什麼鬼東西……哈、哈……」

  終於支持不住柳睦軒索性趴伏下來不斷吸氣,像是吸不夠似的讓八重雪垂下美眸起身離開床榻走進他,抱進懷裡順手拿起剛剛柳睦軒脫下的衣物蓋在身上。

  「……雪……」一聲輕喊,讓八重雪原本冷冽的眼眸像是有了漣漪。

  「幹麼?」並沒有隱去那漣漪,漫步抱著柳睦軒回床前,輕輕的讓柳睦軒半坐半躺在上頭。

  「嘶──」八重雪突然一陣抽氣,頭皮上的痛讓他眼裡充滿怒火瞪著手扯他那美麗自傲的黑髮罪魁禍首-柳睦軒,「找死嗎,睦──?」

  眼前的柳睦軒眼裡異常清澈映照著八重雪美麗的臉孔、因喘氣的潮紅雙頰,頸側邊的紅痕讓八重雪擰起眉指尖輕輕靠過去撫著,然而柳睦軒下意識像貓兒一樣磨蹭溫柔撫著頸側的指尖,長長銀色眼簾閉起貌似享受著撫摸,直到八重雪停下手他才不滿的抓握住八重雪的手腕臉靠向掌心,甚至輕輕舔舐著那帶著薄繭的指尖讓八重雪略張大眼隨後眼底變的深邃。

  「媚香嗎……果然是那下三濫人士會做的。」嘴角帶起陰冷的笑意,眼底卻帶著溫柔似水的目光,指尖探進去輕輕攪動那小巧舌尖……


『……』年幼的八重雪低頭看著手上的水泡,眉頭連動都沒動手握緊刀繼續對著木頭人們劈砍,一陣跑步聲向自己的方向過來,八重雪靠著自己的反射動作轉身,刀指著來者的頸子。

 『呃、阿雪?』跟八重雪差不多的身高的柳睦軒,他眨了眨眼手捧著木雕盒子還隱約飄出飯菜香,八重雪看了將刀收起繞過他。

 『阿雪阿雪、一起來吃吧。』泛出淺淺笑容,小跑步到八重雪身邊分一層有蓋飯盒準備放進八重雪手中時頓住,隨即馬上扯住八重雪的衣袖,『起水泡了不包紮?』

  『沒必要。』

  『那刺破把水導出洗淨在包紮?』

  『你滾。』

  『……』柳睦軒狠狠瞪了一眼,最後扯下自己左手剛包紮好沒多久固定用的布條,抓過八重雪長水泡的掌心開始繞起。

  『……』一言不發,八重雪停下腳步看著柳睦軒受傷的左手,『沒必要幫我。』

  聽到那句沒必要時柳睦軒馬上憤恨的用力纏,八重雪擰起眉,最後綁上固定用的結之後用飯盒敲八重雪的頭。

  『敢說沒必要試看看。』柳睦軒瞇起眼微笑。

  『……』雖然表情沒什麼變化,但眼裡那股銳力緩緩柔了起來。


  「雪……?」感到胸前一陣涼讓柳睦軒蹭蹭壓在背後的錦被,迷濛望著跨在身上的八重雪,柳睦軒腦袋已經成了一坨漿糊不自覺挺起胸想要讓敏感的乳蕊有更多的碰觸,頸子那道淺淺的血痕也感覺很癢想要有人舔看看能不能止癢……

 烏黑柔亮的髮絲輕搔過柳睦軒略白皙的胸前,而那脆弱的慾根此時被操弄在八重雪的掌心,緩慢的挺立起來,柳睦軒難受的半起身靠近八重雪耳邊喃著。

  「……不是春藥的同類吧……」

  「怎麼可能不是。」綻開一笑百媚生的笑顏頓時讓柳睦軒愣了愣,隨後只感覺到剛剛被劃開的頸側被舔舐著,身體一麻隨後只能靠在八重雪肩上輕吟著舒服,被揉弄的慾根頂端也緩緩滲出液體,指尖感到一陣濕潤的八重雪停住摩弄,指尖覆蓋在泌出液體的小孔上慢慢磨搓。

  「嗚、啊……你、我只有被女人做過……哈、沒被男人……」抱怨似的聲音,柳睦軒潮紅著臉咬住八重雪細白的頸子,而聽到那些被女人做過之後八重雪的指尖很隨意狠狠擦過小孔,「呃──八重雪!我頂多被男人摸過屁股你也沒必要這樣虐待我敏感的地方!!」

  是啊,被摸過屁股。

  被那些肥腸豬腦的官人們。

  瞬間,握著自己的脆弱力道越來越重,咬緊唇忍受著疼痛以及些微的快感,柳睦軒緩緩抬起頭看,那漆黑的瞳孔裡有著屈辱、憤恨。

  扯開八重雪身上的裏衣,白皙的胸前有著斑斑紅點甚至怵目驚心的血痕,仔細一看乳蕊不是一般的紅腫附近齒痕滿滿,柳睦軒顧不得自己的小軒軒要被握斷伸手捂起八重雪的雙眼,緊皺的眉間、痛的程度簡直快泛出眼淚來……

  「阿雪、放手……可惡、」逼不得已,再度拉扯住散開的黑髮,唇靠向八重雪耳邊輕聲唱的南方小調,音雖然抖著也讓那暗沉的雙眸漸漸恢復該有的神智,握住自己脆弱的力道緩了下來。

  「呼……呼……」柳睦軒順著他的長髮安撫著,看著身上的狼狽模樣,蹙緊了眉,好端端的怎麼變得這副模樣,拉起自己的褲子顧不得痛,將人解開衣裳才發現更多的痕跡,突然喉頭一緊。

  「嗚——噗——雪——」

  「殺了你。」

  「雪——看著我!背上!」突然一聲大吼,讓八重雪的眼裡逐漸清明,鬆手等待柳睦軒自個轉過身…………

  鞭笞、火燒、烙印,那新長得肉有如疙瘩一般,還有深刻至骨的刀痕。  

那是,被虐待的痕跡,還有很多,是抽打出血後又抹上鹽巴,好不了的痛……



(慢慢的改慢慢更新(靠)
引用 URL
http://geadu.blog.fc2.com/tb.php/12-3ca25659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