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11.30

【網王-】【倘若這是名為恋-00】





  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存屬意外。

  成為他的姐姐,也是意外。

  自己明白,來到這裡已經打亂了這個世界本該有的節奏,對於此,她是感到抱歉的。

  「……對不起,我不該在這裡的。」

  數次滿月的夜晚使她焦慮,她坐在他的床邊,輕輕摸著他的頭髮喃喃自語著。

  




  來到這裡已經一個月了,她還是不習慣已經成為大小姐的生活,雖然這個身體的記憶……習慣自立自主,不想佐以他人之手以外,上學接送還是得必須讓養父的部下樺地接送著。

  是的,養父,還有一個弟弟、跡部景吾。

  這個身體的記憶告訴自己,是被領養的,但是沒有對於女主人的映像;原本以為是要來做跡部家的隨侍,但男主人召喚自己到主客廳後等候一陣子,看見老管家領著漂亮的孩子進來。

  微挑的眼稍、右眼尾下的淚痣,舉手投足間的自傲、不容許違抗的氣勢——

  「父親。」十分好聽的聲音,她輕輕眨了眼睛。

  「景吾,這是你之後要喊姊姊的人。」

  跡部輕輕掃過站在一邊的她,梳理整齊的短髮、挺直的背脊以及那眼神——不錯,那種眼神……

  投予自己的那股眼神,是種欣賞,她不懂這是為什麼。輕輕躬身向跡部的方向行了個禮。「您好,景吾少——」

  「華,捨掉那稱謂,現在的妳是他的姊姊。」帶著笑意、也夾著威嚴的聲音壓了過來,她只是些微愣著,輕輕點了頭。

  跡部輕輕挑了眉看著眼前所謂的姊姊,這樣純粹反應過來的樣子,非常少見,畢竟在所有見過自己的女孩子中,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女孩子會因為自己俊秀的容貌以及身世背景慌了手腳、害臊、企圖著什麼,這個狀況讓自己不禁摸了摸自己的眼角,微微側過頭。

  「……我可以…這麼叫嗎?」那樣的語氣,使得跡部父子停頓一下。

  「……真的可以,成為,家人嗎……」

  父子倆不動聲色的互看用眼神交流一會後,跡部佑一瞇起眼眸輕輕笑了,「當然,這孩子還小…雖然有崇弘這位小玩伴,還是需要有兄姐來陪伴的。」

  雖然理由是這樣,但她還是接受了。

  這個身體的主人接受了成為跡部家的一份子,有了王子一般的弟弟,還有默默不語守候在王子弟弟身邊的弟弟。

  她花了不長不短的時間適應這身體給她的記憶及情報,所幸跟自己本身的習慣沒有相差太多,只是現在的她比身體的主人自主性更高。

  在這整整一個月中,三分之一室床上過啃書的生活、其他時間在於復健。

  最初睜眼的瞬間,她看見手邊趴著的木訥男孩,感受到另一邊也是同樣重量的……

  還沒反應過來,胸口一陣抽緊後刺耳的聲音傳出。

  此刻才明白,自己已經重生到別的地方……

  斑斕的過往隨著時間推移,已經淡去。

  「妳……終於醒了。」

  手指上,還有被牽過的餘溫。
引用 URL
http://geadu.blog.fc2.com/tb.php/104-ac3c7e6e
引用:
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back-to-top